分卷阅读40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松以为他要射了,没想到萧念把整根性器从软烂的肉花里抽出来,甚至带出一丝外翻的媚肉贪婪的吸吮肉茎,挽留它的离去。

    “怎么了……”

    “套破了。”

    避孕套在事中光荣阵亡,萧念把破掉的避孕套撸下来丢出床,鸡蛋大的柱头对准被干成一个合不拢的粉嫩小圆洞,噗嗤一声又整根操了进去。

    第28章我们居然迎来了第三个舍友怎么办

    “不行,真的不行了……额唔——”

    以前魏如松咋没看出来萧念还是个隐藏的泰迪属性?他连拒绝的权利都没有就被萧念用吻强硬地堵上。

    肉体的交合还在继续,可怜的床板在两个大老爷们的蹂躏下发出可怜兮兮的嘎吱声,但和魏如松的呻吟相比根本微不足道。做到现在,萧念终于才意识到,魏如松这副多年习武的身体是多么适合承欢,他可以把魏如松的身体折成柔软得几乎是色情的角度。手指深陷入紧绷的大腿肌肉之中,留下道道暗红色的掐痕,因为是初次交欢,窄紧的肉穴因为过度的抽送摩擦而淫糜的媚红色,肛口像是被撑大到极致的皮筋,紧紧地箍咬住硕大的肉刃,对它赐予的灭顶快感俯首称臣。

    “哐——”

    “哐——”

    “哐——”

    萧念的顶弄极具频率和节奏,每一次深入都撞得魏如松的臀瓣扭曲变形,两片原本雪白的肉臀也因为胯骨的顶撞而泛出诱人的鲜红,魏如松几乎要被操到失声了,真枪实弹的干炮动静果然和以前的乌龙闹剧有着天壤之别,隔壁323宿舍可能上辈子是毁灭了银河系这辈子才和这对狗男男分到隔壁宿舍,不知道是谁,终于忍无可忍地也回踹了三下:

    “duang——”

    “duang——”

    “duang——”

    这三脚踹得震天动地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地震。魏如松吓得浑身肌肉倏然紧绷,只听到萧念闷哼了一声,魏如松感觉到有一股液体往他的肠道里灌了进去,温度甚至有些凉,他瞪大了湿漉漉的眼睛,两条腿凌空乱蹬着,被萧念拽住脚踝往胸前压。

    “抱歉,”萧念的眼睛在暗中微微发亮,俨然是一副神清气爽的餍足感,好像他不是刚做完爱而是刚从游泳池里上来的出水芙蓉,“我不小心内射了。”

    “你他妈——”

    空气里还弥散着浓郁的情欲气息,魏如松想要一个潇洒的鲤鱼打挺,却有种半身不遂的疼痛将他击倒,以至于他起身失败。魏如松第一反应就是自己被做断腰了,大脑开始飞速过滤起每次打开浏览器就会跳出的各种奇怪新闻:小伙和女朋友行房事时竟遭“腰折”,震惊!他和他男朋友做完面红心跳的事后,竟然……

    “我不活了!”

    魏如松发出一声凄厉的哀嚎,趴在萧念身上哇哩哇啦地叫唤,其实他也暗搓搓地想过干完这档子事后要以什么方式面对,原本pna计划是事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他和萧念搞完就各自分头抽烟冷静,再不成也可以两人分享一根,更浪漫。

    虽然这么说对萧念有点不尊重,可就在萧念插入的前一秒,魏如松都以为被插就和打针差不多……鬼知道这不是打针是打铁杵啊!都感觉不到自己还有没有屁股了!这种疼痛根本就不是“一醉解千愁”或者“事后一根烟赛过活神仙”可以解决的!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现在魏如松已经要精神错乱了,萧念拽了拽他:

    “学长,精液如果留在身体里太长时间会拉肚子,甚至会导致发烧,我带你去清洗吧。”

    “什么?!”魏如松拼了命也要扶着老腰惊坐起,“我来了,我来了,没事别搀我,朕还能走……”

    于是两个光溜溜赤条条的大老爷们站在浴室里不自禁地夹住萧念的脑袋。

    萧念偏过头,把轻柔的吻落在魏如松的小腿上,这个举动令魏如松老脸一红,下意识想要缩回腿,被萧念一把拽住:

    “别动。”

    “好好好我不动……”

    魏如松被洗得感觉又上来了,邪火蹭蹭地往下腹蹿,暗自唾弃自己也是个泰迪精的当口,猝不及防地与萧念对上视线,两人一拍即合,萧念把喷头一丢,两人又在浴室里搞上了。

    天雷勾地火,火花带闪电,一直折腾到凌晨才偃旗息鼓,鸣金收兵。

    第二天魏如松和萧念就被舍管叫去谈话。舍管是个五十岁的大妈,烫着一头金毛狮王式的爆炸头,总而言之就不是什么善茬。

    “你们遭到324,323,322,231宿舍的联名投诉,能耐啊你们,”明明是魏如松和萧念“共同作案”,可舍管大妈的口水就直往魏如松的脸上喷,“我当了舍管这么多年,四个宿舍联名投诉还是头一遭,你们是在宿舍里做什么?”

    “做……做……”爱。

    当然不可能实话实说了,那以后还要不要他魏如松做人了?!而且他们的动静真的有这么大吗?四个宿舍都赶上半个楼道了,一想到昨日和萧念的,魏如松的老腰就隐隐作痛。

    “做啥呀,支支吾吾的,”舍管大妈凌厉的目光在魏如松的脸上狠狠一剐,“该不是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吧?”

    您还说对了就是在做见不得人的事情……魏如松临场鬼扯蛋的能力有增无减,他也不指望萧念这个呆瓜能替他圆场,果然还是得自救:

    “做运动!对,我和萧念在做运动。”

    没说错啊,魏如松良心不仅不痛,还活蹦乱跳的,他和萧念就是在做运动,具体地点嘛,不方便透露。

    “做运动?”舍管大妈皱起眉,“大晚上的你们做运动?”

    “是啊,因为失眠嘛,我和学弟就想啊,起来消耗消耗体力,人睡不着都是作出来的,累了就没那么多屁事了,是吧?惊扰到周围的同学真的太抱歉了,”魏如松自己都要被感动了,“真的很对不起大家,以后绝对不会了,我和学弟的任性和自私给大家添麻烦了。”

    “对不起。”

    萧念在完美的时间点切入道歉。

    “好吧好吧,”舍管大妈挥挥手,“下次注意了。”

    于是魏如松和萧念直奔食堂,走出老远魏如松越想越不对味,他扭着脖子活络筋骨:

    “我怎么觉得舍管大妈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放我走的?”

    “怎么了?”

    “学弟,如实招来,”魏如松一个手刀横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