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8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前会和萧念聊天,哪怕是很无聊弱智的话题,从国家大事说到柴米油盐酱醋茶,比如他xx科任老师的头似乎又秃了点,xx今天衣服穿反了,xxx跌了一跤,哪怕鸡毛蒜皮的琐碎小事魏如松也想拿出来和萧念讲。可今天倾诉对象不在身边令魏如松的失落一阵阵潮涌般泛了上来,心里空荡荡的,好像拼图缺了一块似的。

    好吧,事到如今魏如松不得不承认自己并非是独一无二的那个,他就是想和自己的恋人黏在一起,有说不完的快乐和难过想和对方分享,然后再心满意足地入睡,也许过一段时间,睡前可以做一番]

    -你猜猜是因为什么

    -提示一下,很扯淡矫情的理由,你不许笑我,否则我就王八拳警告

    -想我了?

    “卧槽!”

    魏如松差点没吓得把手机甩出去,他忍不住四下环顾起来,难道萧念在宿舍里装了摄像头?这种恶心巴拉的理由都能被他猜到!

    -你怎么知道??????而且你怎么没睡???????

    -我也想你了

    -你也失眠了???

    -嗯

    天哪!魏如松登时有种热泪盈眶的感动,心头的那阵空乏感瞬间被暖意冲散,他捧着手机嘿嘿地傻笑起来,他又想拉着萧念说东说西了,比如今天他被打野抢了个红,吃鸡用平底锅拍死了三个人,可千言万语的实质都只是为了粉饰一句简简单单的话,我想你了。魏如松曾经以为两个男人谈恋爱肯定不会这样磨磨唧唧地瞎矫情,现在魏如松只想穿越回去抽烂当时的自己。

    -要语音聊天吗?

    -好啊好啊!

    当萧念低沉悦耳的嗓音在魏如松的耳畔边响起时,魏如松恍惚间以为自己三个月没听到萧念的声音了。

    “你今天去哪里了?”

    “爬山,当导览,很无聊的,你呢?”

    “我去找了黄帆,给人家当情感医生。”

    “楚云河还有没有再约你?”

    “没有了,我和他说清楚了,”那边萧念沉默片刻后才继续说,“你还是少招惹那种人好。”

    “你想多了学弟,”魏如松总觉得萧念越来越婆妈了,“我又不是万人迷。”

    “学长你太可爱了,”萧念语气很平静,“我怕你被别人抢走。”

    魏如松惨叫一声,把脑袋埋进了被子里,他现在有点喘不过气,有点缺氧,有点窒息——

    “学长你怎么了?”电话那头传来萧念焦急的询问,“你没事吧?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从床上掉下去了?”

    “喂,”魏如松重新接过手机,机身贴在滚烫的脸颊上愈发冰凉,“谁教你说的这些?”

    “我只是说出我的心里话。”

    “其实我也怕你被抢走啊,”魏如松无奈地说,“你这么优秀,像王子一样,万一哪天你跟哪个公主跑了怎么办?”

    “你就是我的公主。”

    “呕——”魏如松哈哈大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别,别恶心!哈哈哈哈大半夜的!”

    “其实我也觉得,”萧念也有点不好意思地干咳两声,“但也还是真心话。”

    “说点别的吧。”

    “嗯,说点别的。”

    说完两人不约而同地陷入了沉默。

    “其实学弟,我想通了一件事。”

    “什么?”

    “就,那个的事情。”

    “哦,怎么了?”

    “其实我也不一定非要当上面那个,”魏如松的语气中有种“豁出去了”的悲壮,“只要我们能在一起,谁上谁下不是问题吧。”

    “嗯。”

    “你那是什么反应!”魏如松又想摔手机了,“我这么慷慨献身你都没点表示的?”

    “你为什么是在这种时候跟我说这事?”

    萧念突然压低了声音,仿佛他此时此刻就附在魏如松的耳畔边对他暧昧低语:

    “我真想把你给办了。”

    魏如松瞬间一个激灵,仿佛被大怪兽给吞进肚子里阴嗖嗖的。

    “啊、我、我困了,晚安晚安么么哒挂了886!”

    萧念回来时魏如松正在看电影,一听萧念回来了兴高采烈地冲去给他开门,萧念把小行李箱往脚边一丢,捉住向他扑来的魏如松往墙上一压,以一种要将魏如松拆吃入腹的架势吻他,魏如松从未经受过如此强势的吻,可他突然萌生出一种这才是萧念的真面目的想法。萧念的吻很霸道,让人无法抗拒,他的舌撬开魏如松的齿关后便长驱直入,在柔软湿热的口腔内壁里扫荡,魏如松如同一尾被甩上岸后渐渐在空气中窒息的鱼,肺内的氧气被慢慢地掠夺。

    “憋死我了!”魏如松脸色泛红地推开萧念,微微发肿的唇上覆了层晶莹的水光,“你干嘛!”

    “干你。”

    萧念托住魏如松的臀部将他抱起抵在墙上,大腿卡进魏如松的双腿,将他牢牢桎梏在墙壁和怀抱的狭小空间里,再度吻住魏如松。

    第27章我就知道问你们没用!!我现在被我舍友干了!!!

    这次萧念的吻温柔许多,魏如松被亲得晕头转向,双腿发软脚底打滑,要不是萧念的大腿抵着,魏如松能直接被亲到地上去。

    果然精虫上脑的男人都是如狼似虎,魏如松努力地辨认到底哪根舌头是自己的,保护它不会在这个如同含巧克力的吮吻中融化。

    “先去洗澡,去,”魏如松赶狗似的将萧念从自己身上掰下来,气息不稳地把他推进浴室里,眨了眨略带湿意的眼,“洗干净再出来。”

    萧念前脚刚进浴室魏如松后脚就飞奔到电脑前打开百度搜索,以下排名不分顺序之“我要和我男朋友做爱了怎么办”“我第一次做爱是处男没经验”“男朋友鸡巴太大怎么办”“男男做爱步骤”,魏如松手速飞快,打了删删了打,盯着屏幕发了一会呆,听着从浴室里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最后郑重其事地打下:

    “如果和男朋友做爱肛裂了怎么办?”

    热心网友的回答不禁令魏如松眼眶湿润:真是,好可怕啊!于是魏如松赶紧跑到浴室门外试探地问:

    “学弟啊,你真的要今天干我吗?”

    “你说什么?”哗啦啦的流水声盖过了魏如松的询问,“我听不清。”

    里面萧念把淋浴喷头关了,瞬间空气突然地安静。

    “我、我说,你真的要……今天干我吗?”

    “不然呢?”萧念突然打开门,探出一个湿漉漉的脑袋来,“择日不如撞日。”

    “不是,万一扰民了怎么办?”魏如松指了指隔壁,“万一隔壁的知道了……”

    “到现在了你还在乎这个?”萧念挑了挑眉,“他们不是觉得我们已经打了千百次的炮了吗?”

    “也是,”魏如松豁出去了,“你洗完了换我。”

    魏如松把自己扒光了站在蒸腾着热气的浴室里时,莫名有种感慨。毕竟八个月前的魏如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