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7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反感。”

    萧念的桃花眼倏地瞪大,两人面面相觑了一会萧念突然捂住脸,一副目不忍视的模样,魏如松被他吓了一跳:

    “我惹你不开心了?”

    “你太可爱了,”萧念闷闷地说,“可爱到犯规了。”

    难得能见到萧念吃瘪,魏如松忍不住嘚瑟,满脸贱笑地过来搂住学弟:

    “乖,来给爷乐乐。”

    萧念还真给魏如松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魏如松掐掐他的脸:

    “怎么?”

    “我不想你去。”

    “这次真不会有事。”

    “不行。”

    两人对峙一会,魏如松败下阵来了,萧念比起命令更像是在撒娇,也就在这时候魏如松才会意识到其实萧念比自己小。

    鸽了楚云河,魏如松心里难免过意不去,但直接说是萧念不让去又显得萧念小肚鸡肠,于是魏如松打算先不回楚云河,那厢楚云河自己找上门来了。

    -怎么,最近学业忙?

    -没

    -谈恋爱抽不出时间?

    -没有啦!!!

    -我觉得我还是不好意思去你那边白嫖……

    -这有什么,我们是朋友[表情]

    楚云河发了一个系统自带的微笑表情,看得魏如松瘆得慌,他想想楚云河也没把自己怎么样,就这样提防着人家,万一他真的只是单纯想要找同好呢?

    -其实是这样的,上次的事情,学弟说了,我觉得我们还是从头开始来吧,就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真可爱

    不知怎的魏如松能想象得到楚云河仰天大笑的魔头形象。

    -你们进行到哪一步了

    -什么哪一步

    -上床了?

    -没……

    -应该你是下面那个吧?

    -……

    -……

    -你想做上面那个?

    -心有多大胆,人有多敢想

    -那不简单,我教你

    -这事还要教????

    魏如松连书名都想好了:《楚云河手把手教你如何做1》《一般人我不告诉他,楚云河亲身实践做好1》《楚云河语录:做1最重要的是开心》。

    -当然了,放心,我要是对你做什么,我这辈子都阳痿

    -好,明天星期天,明天下午三点吧!

    果然魏如松还是抗拒不了做1的诱惑!

    第26章我舍友说要干我了怎么办!!!!!

    月黑风高夜,五一劳动节,萧念很不幸地被拉去了团日活动游园会做领队,得去两天一夜,晚上不能回宿舍。魏如松毫不怜香惜玉地嘲笑萧念被拉去当迎宾小姐,结果差点没被萧念亲死,最后魏如松不得不恶心巴拉地装可爱叫老公萧念才放过他。真的服气,当初怎么就没觉得萧念是个隐藏的大变态?不过魏如松也不是不能理解,他也曾想过让自己活泼可爱善解人意的女朋友甜甜蜜蜜地叫自己老公,然而等不到别人叫魏如松老公,魏如松还得叫别人老公,真是造化弄人啊……

    和其他情侣不一样,也可能是性格所致,魏如松并不会想要二十四小时天天和萧念黏在一起,虽然他和黄帆说起这件事时黄帆嗤之以鼻:可拉倒吧你,你和萧念是舍友,低头不见抬头见,就两人间,你们在里面打炮干到精尽人亡尸体不臭就没人发现你信不信?这番话听得魏如松毛骨悚然,他说黄帆你怎么这么变态?和徐阳升在一起久了你怎么好的不学净学些有的没的?黄帆头发都快愁秃了:

    “托你吉言。”

    见这两人相互拉扯魏如松也实在看不下去了,虽然魏如松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好心地给黄帆分析了他们的结症所在,最终得出他们的恋爱顺序错误,以魏如松和萧念的优秀恋爱典范为例,一段正常的恋爱都该以牵小手啵小嘴为,而不是上来就是少儿不宜的十八禁项目,这和先上车后补票未婚先孕有什么区别?这样很不好,总之我们的魏医生觉着,这也不是什么不治之症,再回过头从牵小手啵小嘴开始培养,之后关系突飞猛进一步到胃。黄帆摇摇头:“其实我们现在还会做爱,做得可凶了,套子都能操破,但光做爱不谈感情我又难受,可能都是报应。”

    “你也知道报应!”

    “别说我了,说你吧,”黄帆话锋一转又回到魏如松身上了,“你和萧念到现在还没上床?”

    “怎么,很意外吗?”魏如松骄傲地挺起胸,“我和你们这群色狗不一样,都讲求循序渐进,水到渠成,时机成熟自然就——”

    “可闭嘴吧哥,你们谈几个月了?”黄帆哭笑不得,“我都替萧念发愁了!”

    其实这事真心说不想那就太做作虚伪了,毕竟魏如松到现在还处于备战阶段,他也不好意思跑去问萧念要不要上床,萧念一副胸有成竹要操人屁眼的,万一马失前蹄被日了,之后可就没搞头了。

    “其实是,就,唉,”魏如松难以组织语言,“我没那啥的经验嘛,他也没,就初体验,还是想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

    “萧念是处啊?!”黄帆惊得抖掉一大截烟灰落在裤子上都没有出手掸掉,“他这条件还是处,可别是个空枪啊……”

    “别胡说!”魏如松立刻维护起萧念的颜面来,“他用xl的呢!”

    “得,得,”黄帆连连拱手作揖,“社会社会,敢情你今天就是来找我炫耀的?”

    “也不是,就,你既然是操人的那个,就教教我呗?”

    “我要怎么教你?!”黄帆瞬间换上一副黄花大闺女被人玷污糟蹋的楚楚可怜样,“我手把手教你吗?我要把徐阳升叫来给你现场示范吗?g片没看过a片总有吧?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吧?这点事情还要人教!丢不丢人?自己退群吧,麻溜点。”

    听说谈恋爱久了就会和对方越来越像,魏如松算是明白了,以往黄帆可不这样咄咄逼人的,那尖酸刻薄的市场买菜大妈口气,简直和徐阳升如出一辙。不过黄帆一番话倒是让魏如松醍醐灌顶了,这点事还是少麻烦人的好。

    -啊?又不能来吗?你是怕我把你吃了吗……[失望][失望][失望][失望][失望][失望]

    -[失望][失望][失望][失望][失望][失望][失望][失望]

    -[失望][失望][失望][失望][失望][失望]

    -好好好大哥你别刷屏,有事儿好好说,你这失望都溢出屏幕了!!!

    -是你的小男友不让你出来?

    -不是不是,和学弟没关系,是我自己想明白了,这种事情求人不如求己,对吧?

    -呵呵,说的也是,那你加油哦!有空来一起看电影!

    -嗯嗯[卖萌]

    然后楚云河就没再回魏如松,魏如松对着手机屏幕看了许久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也许楚云河是真心实意想要帮自己呢?这样重复拒绝他人的好意,是不是太过分了点?

    可能有些话不能说太满,今晚这个没有萧念在的宿舍,看上去无比凄凉孤寂,魏如松还很矫情地失眠了。

    他在床上翻来覆去辗转反侧到凌晨四点,最后忍无可忍地从床上猛地坐起。在平时,魏如松每天睡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