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3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你们这餐厅的接待员能不能有点素质?”

    “我们怎么没素质了?我们说脏话了?再说了我们从来没接待过同性情侣,谁知道真的假的?”

    因为陈萱萱的嗓子大,加上一堆人堵在门口,情人节人来人往的,周围不知何时就沾满了围观群众。

    魏如松气得两眼发黑,胸口发闷,张了张嘴却吐不出一个字,这时站在他身边的萧念发话了:

    “大家有目共睹,我证明我们是恋人。”

    话音刚落,萧念便吻上了魏如松。

    原来萧念的嘴唇温度比自己的要高啊,魏如松迷迷糊糊地想。

    第23章我在我舍友面前下腰劈叉了怎么办

    这是魏如松的初吻。

    其实魏如松以为他和萧念的初吻会浪漫点,比如在绚烂的烟火大会上,五光十色的烟花映亮他们的脸,好像那些碎开的零星花火会直直下坠,落他们的头顶,那时候萧念的脸一定会很好看;或者是因为见家长太兵荒马乱而无心看风景因此错过的叹息桥下,他们真的可以像传说的那样永不分离;再不济也是在昏黄暧昧的路灯下,他们冷得瑟瑟发抖,呼吸和嘴唇却很温暖地交合在一起。

    ——但这样也不坏,至少亲了,虽然不是魏如松主动,下次得讨回来。

    不知道谁带头鼓掌,瞬间掌声雷动,天朝人民凑热闹的功夫到达一种炉火纯青的地步,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多,还有人掏出手机拍照。

    “别!”

    魏如松下意识地遮住脸,他还是没有做好以这种方式出名的心理准备。还是萧念机灵,他把魏如松风衣帽子拉起来给他戴上,对目瞪口呆的接待员说:

    “你们对于顾客的态度的确很令人寒心,但今天是情人节,我不想让我恋人添堵,之后我会私下找人解决。”

    接待员说不出话来了,围观的群众开始窃窃私语指指点点,他满脸通红,转身想要躲进餐厅里,却被萧念叫住:

    “怎么,最后连一句道歉都不说?”

    陈萱萱也在一旁引导群众情绪:

    “是啊是啊,从刚才到现在一点认错的意思都没有,太过分了吧,看不起人吗?”

    迫于压力接待员向魏如松和萧念道了歉,还说要免费为他们提供情侣座,萧念回绝了,潇洒地带着魏如松离开。临走时魏如松用口型向陈萱萱道谢,陈萱萱也用口型回了魏如松一个“加油”。

    魏如松不合时宜地想起他和陈萱萱在天台上的谈话,他那一番肺腑之言可能刚听时简直混账,可魏如松确实是真心实意祝福陈萱萱的,虽然陈萱萱也有缺点,但她绝对是个好姑娘,大概如果没有萧念的出现,也许他们会是另一个故事的结局呢?

    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如果,只要最后是圆满的,终归不算是遗憾的。

    “气死我了,”即使走出老远,魏如松还是窝火,忍不住骂起来,“妈的,我想举报他,让他被开除!”

    萧念看魏如松这么气,沉默片刻后拉了拉他的袖子:

    “学长我跟你说件事,说了你应该会开心点。”

    “你说。”

    “那餐厅是我爸集团旗下的,”萧念语出惊人,“要开除他是很简单的事情。”

    “哈?!”魏如松哽了一下,这是什么霸道总裁爱上我三流言情小说的剧情?有点头晕目眩,来人,来人啊扶着朕……“你为什么不当面说?人生能有几回经历这种偶像剧的情节啊,我还沾了你主角的光!”

    魏如松就是只傻狍子,好哄得不行,看他一脸艳羡的表情,萧念忍不住想逗他:

    “我不想用身份压人,不然我们现在回去说?”

    “不用不用,”魏如松揉揉肚子,“我快饿扁了,先吃饭吧。”

    情人节人山人海,大街上都是出双入对的情侣,刚才闹了那么一出,现在四处都人满为患,要搁以前魏如松压根是不屑的,我如此高贵的单身狗怎么可能跟你们这群散发恋爱酸臭味的现充们同流合污!现在……魏如松只能捂着自己被打肿的脸怏怏地夹在人堆里随波逐流。

    终于到最后魏如松放弃了,他们第一次确认关系顺便约会的吃饭地点居然是在肥记烧烤摊,萧念看上去挺乐意的,不知道是给魏如松面子还是他真不介意来吃烧烤。

    魏如松是真饿到前胸贴后背了,四十支烤肉串上来他没两分钟就撸了个精光,看得萧念又心疼又好笑:

    “真的这么饿啊?”

    “可不是,我中午只吃了七分饱,就留着胃来吃自助餐了,谁知道还不给进,气死我了!”

    实际上魏如松挺耿耿于怀的,只是他很小心地没有在萧念面前表露出来。

    最开始抗拒被说成和萧念是一对,就是由于他怕被人说闲话,说他是基佬,是同性恋,说他恶心变态。魏如松生在一个传统的家庭,他从来没有一种性别自由的思想觉悟,很多人都是这样,嘴上说着不歧视也不支持同性恋,抱有这种观点的本身这就是一种歧视,恋爱本就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就像人要吃饭喝水睡觉,何来支持反对?

    是后来在与萧念的相处过程中渐渐地有所改观,最开始魏如松是对萧念怀有戒备之心的,哪怕萧念也是谣言的受害者,可魏如松还是“你别过来会gay到我”地躲着他。反观萧念就坦坦荡荡大大方方,魏如松被他感染了也挺起胸膛继续做他的钢铁直男。发现两人其实也挺互补的,萧念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少爷,魏如松则是勤劳能干操碎心的老妈子,突然从趣味相投变成情投意合再到王八对绿豆天雷勾地火,事情超出控制范围是魏如松想不到的……

    如果爱情在来临之际能提前打个招呼就好了,这样猝不及防的自己就成了基佬实在是——太刺激了!我还是个孩子不要放过我!

    吃饱后两个人百无聊赖地去逛商场,商场里到处都在做活动,今晚注定是个消费之夜,魏如松和萧念则清心寡欲,宛若两道清流涤荡心灵,逛了一圈觉得没啥意思,两人走到露天广场,正巧赶上某个化妆品做推销,平时魏如松肯定连看都懒得看,可当他听说奖品有送蔡一零的等身立牌之后,立刻双眼发亮:

    “走学弟,我相信我们兄弟同心其利断金!”

    “我们的三等奖,是代言人蔡一零的等身立牌,二等奖,是这个香薰灯,一等奖!”主持人眉飞色舞地拎起一盒口红,“就是我们全套新品口红!都是当季的流行色哦!获奖的美女要涂上我们的口红给自己的男朋友一个吻!大家说可以吗!”

    “可以——”

    魏如松当仁不让,踊跃报名,还不断嘱咐萧念,我们不求第一,之争第三,只要拿到那个等身立牌我晚上就抱着它睡觉!萧念眼神古怪:为什么我之前不知道你喜欢蔡一零?魏如松娇嗔地推了他一把,我还会跳《舞娘》呢,别看我这把年纪了,下腰劈叉那是杠杠的。

    “嗯,我也觉得学长身体很软。”萧念若有所思地摸摸下巴。

    可能因为是蔡一零的等身立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