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0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与魏如松的颈后肌肤温度相比有些凉,魏如松下意识地缩了缩,却没有躲。萧念的脸向魏如松凑近,两人吐息之间都是浓郁香醇的酒香,如同蛇一般相互纠缠翻滚,难舍难分。

    魏如松情不自禁地闭上眼,他甚至可以想象得到在001秒之后萧念嘴唇的触感和温度,突然被猛地一撞,本来喝了酒就小脑失衡,魏如松重心不稳直接向后倒了下去。

    “操,”萧念第一次发这么大的火,把魏如松从地上迅速扶起来拔腿就追,“我的钱包被抢了!”

    第21章学弟邀请我和他叹息桥下接吻怎么办

    毕竟年终,小偷也得疯狂赶绩效,好死不死偏偏棒打鸳鸯,其实他看一对死给在接吻就觉得有机可乘,谁知道这对死给战斗力强得令人毛骨悚然,特别是个子矮的那个还追在后边哇哩哇啦地叫唤:

    “王八拳警告!你最好把钱包给老子速速还回来,否则就别让老子追上你!”

    “跑!你接着跑!老子恁不死你!”

    “抓小偷啦!抓小偷!来人啊!新鲜出炉热腾腾的小偷!”

    妈的死给就算了还傻逼!小偷欲哭无泪,就跟身后拖着个江南皮革厂扩音喇叭似的跑了一路。还好萧念和魏如松的体能都是当代大学生平均水平之上,因此在这场漫长的赛跑中以萧念和魏如松胜利而告终。

    “我揍死你个龟孙!”

    气喘吁吁的魏如松把一套王八拳打得虎虎生风,吓得小偷蜷缩在地上抱头求饶,换来魏如松一声冷笑:

    “早、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初呢,学弟,叫警察。”

    萧念掏出手机拨了电话,他也跑累了,站在原地不住地喘气,包裹在针织毛衣里的胸膛颇有节奏地起伏:

    “多谢学长了,你回去吧,我一个人可以的。”

    “别,我怕你丢了。”

    随后魏如松就觉得哪里怪怪的……环顾四周后发现原来是这王八蛋,他没好气地揪住小偷的领子晃了晃:

    “你那什么眼神?”

    “死同性恋,恶心!”

    ——这一脸宁死不屈的表情怎么看怎么欠揍,这个男人看上去还挺年轻,否则也不至于能和他俩耗这么久,可思想怎么能比西夏时期出土的文物还土?魏如松气不打一处来,抡起拳头就要往男人的脸上砸,被萧念拦住了:

    “学长别和他一般见识。”

    “妈的我!我!”魏如松只得对着小偷的脸比划几拳,嘴里念念有词,“王八拳警告警告警告警告——”

    萧念没忍住,轻声笑了出来,魏如松不明所以:

    “你笑什么?”

    “你好可爱。”

    “……”这句话就像是一盆沸水将魏如松的脸浇了个湿,瞬间魏如松的脸红得像是煮熟了,他羞涩地用小拳拳捶了一下萧念,“干嘛呀在外人面前的,害不害臊!”

    “……”萧念顿了顿,“学长,说实话,这样有点恶。”

    “……”魏如松和萧念对视一会后,大铁拳猛地砸在学弟的胸口,那一刹那萧念仿佛感受到了魏如松深不见底的内力和来自远古的呼唤,五脏六腑都要被打碎了,魏如松笑嘻嘻地说,“好嘛,我就知道你不瞎矫情!”

    学长是不是出于报复啊……是出于报复吧?

    躺在酒店的床上萧念不知道是不是今天不就白搭了吗!

    这一晚上萧念排练了千百种告白方式,最后意识到现在就是八字差了一撇,那一撇得由魏如松来写,也有一种船到桥头自然直的可能,如果有人敢划走萧念的船,萧念就把那人踹下海。

    自从母亲去世后,魏家每年的春节都像是少了什么,十年过去了,饭桌上却由始至终都还空着一个位置等待那个再也不会回来的女人。

    魏如松就是一人前疯,在家里和魏洋海在一起除了喝酒练功就是一个人闷在卧室里打游戏,以前魏洋海还能一顿揍,如今儿子大了管不住,也就随魏如松去了。

    今天好歹是除夕,也难得魏如松和魏洋海可以坐一起看春晚,无论是小品里尴尬生硬的笑料还是歌手声情并茂的假唱都无法提起他们的兴趣。干坐着也是无聊,所以魏如松得没话找话:

    “爸,你为什么觉得萧念和我在谈恋爱?”

    “看出来了呗,”魏洋海掸了掸烟灰,“不然怎么做你老子。”

    “那您还真看走眼了,”魏如松贱贱一笑,“我们还真没在谈。”

    “那也是在玩暧昧,”魏洋海眼都不眨,“你别吊着人家,有些话该说就说,大男人别磨磨唧唧的。”

    “不是,您这话我说的我就不乐意听了,”魏如松不满地坐了起来,同时还剥了个开心果往嘴里丢,“我怎么吊着人家了?他还先撩我呢。”

    “那他还来我们家,这小子长得真不错,我这样一看你还真是配不上人家。”

    “你真的是我亲爹了!”

    “如松,我不希望你受伤,也不希望你伤害别人,你这样难怪人家误会,如果不是真心想和人家在一起,别把话说开,别耽误人家。”

    “我哪有……”魏如松小声嘟囔,显然没了先前的底气,“我知道了,不然恋爱你来帮我谈算了。”

    “你这臭小子翅膀硬了还敢顶嘴?!”

    “别别别!今儿除夕别家暴!不吉利不吉利!”

    虽然城市颁布禁炮令已经好几年了,可当电视里敲响新年的钟声时,还有几声零零碎碎的鞭炮声提醒大家新年的来临。不远处城郊外开始燃放烟火,自然不比在央安区看的,红红绿绿的,看着有种恶俗的喜庆,没由来的,魏如松想念起萧念来了。

    还好今年的春晚结束得早,父子俩也没啥好矫情的,魏洋海回房间了,魏如松也钻进房间里,他握着不停震动的手机,也礼貌性地群发了新年祝福,林伟他们再单独各发几条互道寒暄之后,他点开和萧念的聊天框,发了半天的呆,不知道是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