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7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萧念的身后紧紧环住他,声音平静:

    “学弟,听我说,我不知道电梯会不会继续往下掉,是慢慢掉还是直接摔下去,我都不能预测,我给你做缓冲,你护住脑袋。”

    “你发什么疯?”萧念掀掉外套披在魏如松身上,咬牙切齿地说,“我们不会死。”

    “学弟,烟花好漂亮。”

    魏如松冷不防地来了一句,萧念忍不住贪婪地端详起魏如松在黑暗中的脸,他的恐惧和希望如同藤蔓一般交织生长,他说:

    “等我们出去,我就还你一场。”

    “还我一场?”

    “放给你一个人看,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烟火表演。”

    “那真是谢啊——”

    电梯蓦地呈自由落体式下落,超速运行所造成的失重感使得魏如松的心脏简直能从嗓子眼里吐出来,他闭上眼睛紧紧抱住萧念,力道之大仿佛能把他揉进身体里。

    恍惚间魏如松听到萧念在他耳边说了一句我喜欢你,他不确定是不是自己回光返照而造成的幻听,下一秒他的意识便坠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

    第19章我舍友主动来我家见我爸了怎么办

    魏如松恍惚间看到了人生的走马灯,但不知道为什么是和他老爹微洋海,他先是被老子提溜着练王八拳,踢腿劈叉跟耍猴似的,突然他老爹摆开架势向魏如松发起进攻,魏如松压根来不及抵抗就被一拳揍飞,然后魏洋海又把魏如松从地上拉起来和他勾肩搭背地喝酒。魏如松豪迈地干了一杯:

    “老头子,不是我跟你吹,我救了人一命,人的一条命啊!”

    “哟那不错,你小子能耐了啊。”

    “那可不,”魏如松得意地端起小酒杯跟魏洋海的相碰,又是一饮而尽,“人家可厉害。”

    “你也厉害,”魏洋海嚯嚯一笑,“生得伟大死得光荣,不错不错,真没给我们魏家丢人。”

    “嘿嘿……”魏如松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下一秒便不可置信地瞪圆眼睛,“等等等等,什么生得伟大死的光荣?我嗝屁了吗?!”

    魏洋海温柔地抚摸着魏如松的狗头:

    “是啊傻孩子,你当然嗝屁——了!”

    魏洋海的爆破音喷了魏如松满脸口水,吓得魏如松虎躯一震从床上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还摆出王八拳第一式神龟摆尾:

    “我没有嗝屁!”

    “……”坐在床边的萧念默默地别过脸。

    “……”原本绞尽脑汁和萧念搭讪的实习小护士被吓得哑口无言。

    “太好了太好了您终于醒了!”

    一个穿着黑西装的男人迅速扑上来紧紧握住魏如松的手,含情脉脉暗送秋波,魏如松拔了两下没拔出来,只能和他对笑:

    “嘿嘿、嘿嘿……”

    “对于这次电梯出事我们感到十分抱歉,还好您没有什么大碍,电梯直坠到三楼被安全缓冲带卡住了,”男人语气十分诚恳,满脸歉意,“我们会赔偿您精神损失费十万元,您意下如何?”

    魏如松登时听到金钱入袋的声音在他耳畔边响起:十万!十万!他大学四年的学费都赚回来了不说还能在总统套房里打五天炮!简直血赚!魏如松恨不得再来一次电梯事故,再赔个十万他老婆本都攒够了。不过魏如松不想表现出自己是个见钱眼开的穷鬼,他佯装忽视掉男人招财猫一般和蔼憨厚的笑脸,向萧念勾勾手指,萧念凑近他:

    “怎么?”

    “你说赔十万划不划算,我们要不要再多要点?这其中会不会有诈?”

    “……”萧念沉吟片刻后摇摇头,“不值。”

    “诶为啥,”魏如松心里生出一点羞答答的小甜蜜,看来自己的狗命在萧念还挺值钱,“你意思是说我们告他们赚得比较多?”

    “既然他们的电梯出了问题,就说明存在安全隐患,这次是我们福大命大没出事,但这必须要引起重视,”萧念神情严肃,“就算发生的几率很小,小得几乎为0,不代表它不会再发生。”

    魏如松睁着黑溜溜的眼珠和萧念两相对望,最后话语里带着点迟疑和犹豫:

    “你的意思是……我们去买张彩票很可能会中奖,然后我们就不屑这十万了?”

    “……”此时此刻萧念萌生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强烈的想要攒死魏如松的念头,“我的意思是让他们把酒店所有的安全系统进行全面检查,并且要定期公开汇报检查情况。”

    “哇,好!”魏如松鹦鹉学舌地对笑成招财猫样的男人复述,“我要你们把酒店所有的安全系统进行全面检查,并且要定期公开汇报检查情况。”

    “是是是,没问题!”

    只要不打官司,一切都好说,更何况魏如松这样一个学生仔能懂什么,用钱打发掉就好,反正男人心里的算盘已经拨拉得叮当响了,这回轮萧念向魏如松勾勾手:

    “学长,你是打算打官司还是私了?”

    “打官司我没钱……”

    “我出。”

    “得饶人处且饶人,”魏如松总觉得自己年纪轻轻的就要进法庭,而且小命也捡回来了,皆大欢喜,“不然向他多要点?十五万你看如何?”

    “你向他要二十万他也不敢吭声。”

    “那就二十万!”

    男人答应得异常爽快,问了魏如松的银行卡号,又和魏如松寒暄几句,赶紧溜之大吉生怕等下魏如松又变卦。

    在一旁插不上话的小护士终于有了出场机会:

    “这位先生您已经没大碍了,只是由于过度紧张造成的短暂昏迷,现在已经可以出院了。”

    这白惨惨的空间魏如松待着也瘆得慌,立刻拾缀拾缀自己就和萧念出院了。

    在医院楼底下魏如松远远地看到了林伟,而徐阳升和黄帆两个人勾肩搭背一副哥俩好到有点恶心的姿势,等走近一瞧才发现是由黄帆搀着走路一瘸一拐的徐阳升,立刻魏如松的表情经历了“你们居然”“你们怎么能”“你们真的”“服了你们”等一系列心路旅程,徐阳升虽然屁股裂了,但嘴巴还是好的,赶紧抢在魏如松前面开口先发制人:

    “嘿呀如松你他妈吓死我们了!”

    “你们两个——”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徐阳升嫌弃地推开黄帆扭着屁股走上来勾住魏如松的肩膀,“哥们几个担心死你了!哟,萧念,萧念你没事吧?”

    “嗯,我没事,多谢学长关心。”

    萧念礼貌地道谢,他也察觉出什么来了。魏如松三八地穷追不舍,他向徐阳升挤眉弄眼道:

    “你和帆狗昨儿——”

    “啊哈哈看烟花啊!”徐阳升笑得很勉强,千方百计地岔开话题,“昨儿伟哥辛苦了,帆狗真不是个东西!”

    “你们好见外,”林伟是在场人当中最老实的,同时也是最没眼力见的,看啥都是一片岁月静好,“没关系啦,能看到烟花就不错了。”

    黄帆和徐阳升支支吾吾地跑了,即使魏如松知道问了也白问,但他还是想听听林伟怎么说。

    “他们昨天?哦,昨天不是黄帆开了间房开烟花吗?他说他还约了妹子,我和阳升就先出去了,后来不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