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5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身上还穿着衣服,却已经被水打湿打扮,被魏如松灼热的体温熨烫着却无法触及那赤裸的光滑,萧念舔了舔淡色的唇,浴室里不知道是否由于热水蒸腾起的雾气,或是源自于内心深处压制住那头蠢蠢欲动的野兽而燥热不已,萧念脱掉了上衣,魏如松八成脑子也吐掉了,又由于前端所受到的刺。

    “能用你的腿吗。”

    这次魏如松竟然没有反应的时间,他知道萧念是什么意思,也许是高潮的余韵还未从身体中褪去,也可能是萧念的声音蛊惑力十足令他无法抗拒,魏如松嘶着声低低地说了句:

    “别弄疼我。”

    话音刚落萧念就如临大赦地将魏如松翻了个面从背后将他拥在怀里,在魏如松并紧的腿根出开始大力摩擦起来,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陌生刺欲和占有欲,他几乎要啃上魏如松的嘴唇,最终却还是撇开了头咬住自己的下唇。魏如松这次看出来了,他装作没看见,只是在腿根间失速强烈的摩擦中闭起眼睛,任由萧念释放出的热精浇洒在他的双腿间。

    明天是12月31日,是一年中最后一天,魏如松还是对萧念一如既往地嘻嘻哈哈打打闹闹,关系却好像就止步于此了。

    也许他们彼此都心知肚明,但谁都不是笨蛋,他们现在大概就是在玩一个谁先挑破谁傻逼的游戏,两人旗鼓相当势均力敌。

    “学长,明天去不去跨年?央安区的213大楼有放烟花。”

    “可以啊!一起去!”

    魏如松应得很快很急,就好像做贼心虚,一回答迟了就仿佛心里藏着掖着什么。也许明天,只要他豁出去当了那个傻逼,应该就会得到答案吧,如果一言不合,就把萧念丢下楼去!

    第18章被同学误以为跨年和舍友去总统套房打炮了怎么办

    央安区是a市的繁华城区,每年跨年都有很盛大的烟火表演,当然除了烟火壮观以外,人流量也是极为壮观的。魏如松大一年的跨年没去看烟火表演,他嫌人多,能被挤出屎,而陈萱萱有约了。于是魏如松一个人寂寞地抱着肯德基全家桶在寝室里打游戏,打到一半全校网络瘫痪,技术人员跨年去了,这破网没人补救,万般无奈之下魏如松只能一个晚上扫雷、蜘蛛纸牌、三维弹球轮流玩,玩累了把自己文件夹里私藏的动作片翻出来温习完倒头就睡。

    真是闻者伤心见着落泪。今年不一样了,魏如松也不知道哪来的狗胆和自信约萧念去看烟花,还不如再去枫叶山故地重游,触景生情一下说不定还有所进展。

    还是黄帆棋高一着,他说他在213大楼周围的钻石大酒店订了个十楼的房间,约了萧念他们班的班花小学妹一起在看烟花。

    “好啊你个狗,”徐阳升扑上来猛掐黄帆的脖子,“晚上就是烟花表演了,我们现在订个屁房间!”

    黄帆顺势一捞往徐阳升的屁股上猛掐了一把:

    “那我也不是这么重色轻友的人,不然我请你看烟花,你跟我去开房。”

    “怕你啊我操,”徐阳升拽住黄帆,“真的?”

    “真的。”

    “如松,伟哥,”徐阳升立刻扯开嗓子叫,“帆狗要请我们看烟花!”

    黄帆脸色立刻变了,赶紧上来捂住徐阳升的嘴:

    “兄弟兄弟你有病啊?!”

    “怎么着,有福同享嘛。”

    林伟一听能看到烟花,赶紧巴巴地凑上来,愣头愣脑地问:

    “怎么请啊?”

    黄帆笑嘻嘻地把徐阳升卡在怀里把他的嘴捏成鸭子状:

    “没,开玩笑的,你忘记去年我们被挤成什么狗样了吗?”

    去年黄帆、徐阳升、林伟三个人都去烟花了,黄帆比徐阳升高,徐阳升比林伟高,林伟也超出在场群众的平均身高了。

    然而高也没卵用,在人群里照样被挤得呼吸困难脸红脖子粗,黄帆的欧米茄表还被人给撸走了,黄帆家有钱,丢了个几万的表对他来说根本不是事,只是他想了三天都没想通为什么戴在手腕上的表都能被偷?徐阳升也没好到哪里去,他的左脚小脚趾被踩到骨折,可他连弯腰查看伤情的空间都没有,疼得满头大汗双眼发白,黄帆还开他玩笑,你姨妈疼啊?徐阳升气得喷鼻涕:去你姨妈的我脚疼!林伟是个呆愣木讷平时行善积德的老好人,所以除了有些缺氧倒也没大碍。

    总之魏如松听了他们的遭遇之后,想想干脆去订个酒店算了。

    查了一圈就剩总统套房了,一晚一万五,真他妈的,魏如松吓得虎躯一震,要是他非要订总统套房,还看个屁烟花啊,就在总统套房里打炮打一整晚得了。

    “学长,今晚我们在钻石大酒店的总统套房看烟花吧。”

    “噗——”魏如松正在喝水,一听总统套房看烟花立刻喷了一电脑屏,继而惨叫一声狂抽面巾纸擦拭屏幕,萧念不解:

    “怎么了?”

    “你订总统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