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3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是不是卖面子给魏如松,萧念弯弯唇露出一个僵硬的笑:

    “你是不是该走了?”

    “啊?嗝——哦!是哦都快十点了嗝——我走了!记得帮我打掩护爱嗝——爱你么么哒么么么么么么么ua嗝!”

    魏如松噘起嘴故意嘬空气嘬得响亮,恶心巴拉地向萧念卖萌,这回萧念倒是真的笑了,眉目舒展,眼梢微弯,仿佛一念之间便是一场雪月风花,魏如松嫌自己丢人现眼赶紧逃了。

    “萧念呢?你忍心抛弃他一个人在宿舍里独守空闺吗?”黄帆颇为诧异地问。

    “不是你叫我不带的吗?”魏如松想一手攒死这傻逼玩意,“带他出来干嘛?”

    “哦哦,我给忘了,”黄帆一拍脑袋,“走,我们进去就分头行动。”

    “黄帆黄帆,我能不能跟你一起行动?”林伟巴巴地凑上来,可怜兮兮地拽住黄帆的袖子,“我去年一个人在吧台坐了一晚上都没人来跟我搭讪……”

    那厢黄帆脸上立刻写满了“你走你谁啊我不认识你啊再不放手我要叫了”的抵触感,徐阳升跳出来给黄帆解围:

    “伟哥伟哥,这样吧,你跟我,我帮你物色妹子如何?”

    黄帆和徐阳升交换了个一个暧昧的眼神,徐阳升从来都是事前满嘴好好好,事中找不到人,事后找一百八十种理由洗白自己,上到我要去和美国总统谈导弹部署问题下到我奶奶的隔壁邻居家的母狗要我去接生,总之事已至此人也无话可说。

    “好,好,还是阳升好,我跟你混了!”

    “那如松呢?”

    “啊?我?”魏如松也是第一次来酒吧,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眼前的人他突然有点想打退堂鼓了,他承认比起来酒吧还不如和萧念宅在宿舍里打游戏互喷来得舒坦,“我就这样吧,分头行动,走了拜拜!”

    然后魏如松就跑了,这间酒吧还挺大,人也多,吧台边已经坐了一排的人,男的女的都有,魏如松赶紧过去屁股一挪占了个位,一眼看去桌面上一溜的玻璃高脚杯,他只好看着菜单挑了个名字看上去比较人畜无害的:

    “来一杯、一杯……西瓜太郎谢谢。”

    然后魏如松就把手机掏出来开始打游戏了,打到一半萧念在游戏里给他发消息:

    -你在酒吧玩游戏?

    -额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

    -查寝的来过了吗

    -嗯

    -好哦,我觉得好无聊啊,还不如跟你一起打游戏

    这句发出去魏如松仔细品味了一下总觉得有点对不起萧念,搞得好像萧念是个保底选择,而萧念也没再回他了,魏如松撇撇嘴,酒保已经把酒水端上来了:

    “您的西瓜太郎。”

    魏如松点点头抓过来一饮而尽,没什么酒味,更像是喝果汁,等搓完这局手游才发现自己身边坐了穿着黑色棒球外套的男人,魏如松忍不住多看了几眼,确认后颇为讶异地低呼:

    “ecko黑武士限量款!”

    “嗯,”男人挑了挑眉,“你也喜欢?”

    “超喜欢的好吧!”魏如松登时双眼发亮,“我还有双airax90的darkside!”

    男人突然说:

    “iloveyou”

    魏如松微微一笑:

    “iknow”

    两人对视片刻后愉快地笑了起来,男人向魏如松伸出手:

    “楚云河,你呢?”

    “魏如松!”魏如松紧紧握住楚云河的手,“你是a大的学生吗?”

    楚云河长得很英气俊朗,剑眉星目,却又隐约散发出一种迫人的强大气场,楚云河愣了一下:

    “我这么年轻吗?”

    “诶?”

    “我二十八了。”

    “啊?!”魏如松吓了一跳,“真的看不出来,大哥你真年轻!”

    楚云河无论是打扮还是长相都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是校草级的,魏如松想想也是,这里是酒吧,又不是学校食堂,当然形形色色的人都有。

    “你是学生?”

    “是的,我在a大读。”

    “什么专业啊?”

    “电子信息工程,”魏如松脸都绿了,“唉,简直就是和尚庙。”

    “哈哈哈,”楚云河被魏如松逗乐了,“我也差不多,那时候看到雌性动物都觉得眉清目秀的。”

    “我懂你我懂你,”魏如松拍拍楚云河的肩,“其实我也快了,我怕我再待下去都要弯成蚊香了。”

    “哦?”楚云河若有所思地说,“那你可要小心了。”

    “所以我这不就出来酒吧玩嘛。”

    “你一个人出来?还是和朋友?我看你刚才在玩游戏,”楚云河向酒保打了个响指,“一杯邂逅,谢谢。”

    “其实不瞒楚老兄你说,我是第一次来酒吧,被我同学拉来的,今天圣诞节他们想告别单身,别笑,笑什么啦。”

    “好好好,不笑,你继续说。”

    可能是因为楚云河的性格和兴趣都让魏如松对他的好感爆炸增,加上对陌生人说秘密反而没有顾虑感,魏如松索性就把楚云河当知心哥哥倾倒苦水了:

    “我之前是有个女朋友,结果出了些意外,我现在被所有人都当成是gay……”

    “你有男朋友?”

    “不是啦,是我舍友,我和他——其实也不是……”

    魏如松又有点语无伦次说不出话来了,每次要他正视和萧念的感情时他总会这样,不知道是大脑还是嘴皮子都在争先恐后地临阵脱逃。

    “您的两杯邂逅。”

    酒保把酒杯摆到楚云河面前,楚云河的手指不动声色地在杯沿刮擦了一下,一粒圆球状的药丸落入青蓝色的酒水中瞬间融化消失,尔后他把酒杯推给魏如松:

    “没事,你慢慢说,这杯邂逅请你的。”

    “就……谢谢啦。”

    魏如松抬眼正好对上楚云河的瞳眸,晶亮亮的褐瞳里带着点暧昧的宠溺——也许是在昏暗光线下造成的错觉罢了,神经大条的魏如松没有在意,他端起高脚杯把酒一饮而尽,继续说:

    “可能我们都对彼此,我,我不说这个了!不好意思啊大兄弟。”

    不知道是不是邂逅和西瓜太郎的酒精度不一样,这杯邂逅一下肚,如同吞了团火闷在胃里烧,魏如松不知不觉地红了脸。

    “你咋不说说你?你长得这么英俊潇洒一表人才的,来酒吧猎艳肯定一猎一个准吧?”

    “是吗?”楚云河唇边嘱着的笑意愈发荡漾,他的手抚上魏如松红成苹果的脸颊,温度熨得掌心发烫,这是药效发作的表现,“大概吧。”

    魏如松的脑袋晕晕沉沉,灼人的热感从胃部扩散到全身,魏如松单纯地以为是自己酒量不好:

    “我、我觉得我有点喝醉了,不知道是西瓜太郎还是邂逅,真给劲……”

    “没事吧?”楚云河佯装关心地搀住摇摇晃晃的魏如松,“要不我带你去休息?”

    “那、那怎么好意思……”

    嘴上说着,楚云河已经搂住魏如松的腰将他带进自己的怀里,魏如松没喝醉过,也没被人下过药,自然分辨不出是喝醉还是药物发作,只能倚在楚云河的怀里,嗅着他衣服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