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1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干我!用力干我!要死了……操死了!啊!耶!ohyeah——oh!god!”

    萧念赶紧摇头用口型提醒魏如松:不要欧美的。魏如松赶紧点点头继续切换回亚洲频道:

    “要去了!要去了!哦哦——”

    “咚咚咚——”

    气势汹汹的敲门声猝不及防地响起,吓了魏如松一大跳:不是吧?!是不是警察来扫黄?!萧念安慰他,别怕,正经情侣他们不抓,快点脱衣服,然后躲被子里。于是魏如松三两下把自己剥得剩条裤衩,萧念说为了逼真演技你裤衩都得脱,说完魏如松狠下心把内裤扯了连同睡衣一并丢在地上,萧念也把上衣脱了和魏如松的衣服扔在一起,营造出满地狼藉的视觉效果。

    两人一个眼神肯定之后,萧念把门开起来了,门外站着一个和他年龄看上去差不多大的男生,他满脸的怒气在看到萧念的瞬间变质为惊诧,然后他惨叫一声:

    “我操——”

    “怎么了?!”

    魏如松下意识翻身下床却感到一阵风吹鸡巴蛋打颤,赶紧裹了被子挪到萧念身后探出个脑袋:

    “咋了咋我操——”

    “魏如松?!”

    “刘兴航?!”

    魏如松恨不得当场死亡,他还记得因为刘兴航,全校的人都以为萧念的鸡巴是咸的,这次他妈的叫个什么事?!魏如松想要杀人灭口的念头实实在在地一闪而过——不不不杀人犯法不行不行——

    “不是,刘兴航你听我解释,我——”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你他妈那哪里是对不起根本就是我不听!魏如松差点没扑过来把刘兴航掐死,刘兴航已经溜得无影无踪了,“”你们慢慢搞,我也回去了,等下我女朋友凉了就不好了。”

    “完了,我操,完了……”

    魏如松一个趔趄跌坐在地上,痛苦地抱住脑袋:

    “学弟,你干脆真的操死我得了。”

    第15章做春梦梦见和我舍友做爱了怎么办

    “怎么了学长,”萧念把裹成粽子的魏如松轻巧地从地上抱起来向床走去,“你认识他?”

    “他是我的同学,整个就一深渊巨口,”一切腥风血雨的根源少不了刘兴航的推波助澜,魏如松倒也不是记仇,只是这是在太印象深刻了害他被指指点点,“你还记得当初我说你鸡巴是咸的吗?就是这逼问的,然后大肆宣传,他妈的不行,越想越气,我他妈的现在去恁死他得了!”

    说完魏如松又披着被子要下床,被萧念按回床里:

    “学长冷静点,也许他不会说呢?毕竟在大家眼里我们都是情侣,情侣之间做爱不是很正常吗?”

    “是、是这样没错啦但是,”魏如松挠挠脸,“但是……我们清清白白的什么都没有发生,感觉很憋屈啊莫名背锅。”

    “如果你想发生点什么也可以。”

    萧念语气里带着点调笑的意味,但表情还是一如既往地平静导致魏如松一时没反应过来还傻不愣登地下意识问:

    “发生点什么?”

    此话一出魏如松的反射弧立刻就弹了回来,萧念这是在……调戏?调情?调教?不是调教,总之魏如松虽然迟钝,好歹心里也还是有点逼数的。

    幽幽暗暗的暧昧灯光落在萧念的脸上,眼窝微陷睫毛长翘导致在脸颊上铺展开一道淡淡的阴翳,光从他的睫毛缝隙间漏下来,高挺的鼻梁轮廓下是弧度完美的唇线,那一瞬间魏如松只觉得萧念的脸好看得不真实,以至于他有点鬼迷心窍地向前倾了倾,直至闻到萧念头上淡淡的洗发水的香味,魏如松才如梦初醒地往后挪了挪身体:

    “睡、睡了吧,睡到明天中午去吃烧窑鸡!”

    说完魏如松就如同中弹倒地一般摔进床里裹住被子蒙头就睡,却感觉怪怪的,特别是当他感觉到身侧的床垫微微下陷,衣料摩擦到赤裸的肌肤时魏如松才恍然大悟:雾草,差点就裸睡了!

    于是魏如松赶紧麻溜地把地上狼藉的衣服挑挑拣拣穿好之后将萧念的上衣往萧念的脑袋上丢:

    “穿好,否则明天怀孕了我可不负责。”

    萧念准确无误地伸手接住往身上套,然后向魏如松道了声晚安,就闭上眼睛睡了。临睡前魏如松注意到了萧念的睫毛,真的好长啊……

    半夜的时候萧念被勒醒了,魏如松就跟八爪鱼似的整个人都挂在萧念身上,两人的躯体简直是无缝贴合,萧念被抱得有点难受,想要推开他,却又怕惊动魏如松,只能慢慢调整自己的呼吸,却听到魏如松在嘶嘶地抽气,嘴里嘟嘟囔囔地想说什么。

    难道学长又要说梦话了?萧念迷迷糊糊地捞起床头柜的手机想要录音,却被魏如松叫住:

    “学弟。”

    “……”

    这么快就暴露了?还没等萧念做出回答,魏如松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学弟不要……”

    “……”萧念觉得有点好笑,他用慵懒而带着倦意的声线在魏如松的耳畔边轻语:“不要什么?”

    “不要、不要弄——”

    魏如松的双腿紧紧地夹住萧念的腿,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地摩擦了两下,使得萧念忍不住做了一个在魏如松清醒的时候绝对不会做也没机会做的举动,他用膝盖顶开魏如松的双腿,隔着布料磨蹭着学长胯间的那二两肉,果然魏如松忍不住要并拢腿,却被萧念用膝盖压住腿根,魏如松又哼哼唧唧地叫起萧念来了,萧念被他弄得很不舒服,索性把魏如松压到身下:

    “学长,我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啊。”

    魏如松做了个梦,他梦见自己和萧念接吻了,唇舌相缠,如同两条灵巧曳行的蛇在彼此的口腔内探寻,萧念双手炙热的温度极为真实地如同燎原之火游走在他身体的肌肤上,所过之处都烫得如同火焰燃烧,直到那只灵巧的手滑入他的裤裆里,握住他的男根,惹得魏如松一个欲的漩涡之中晕头转向,萧念的手法娴熟而色情,极尽所能地在取悦魏如松,让魏如松忍不住想要摆动腰肢去迎合他的动作。

    前端被人抚弄的感觉真的很奇妙,令魏如松晕晕沉沉的,直至从未被造访的那处被抵上了什么湿湿滑滑冰冰凉凉的东西,在穴口处来回地打着旋,倏地侵入一个指节,不疼,却有很清晰的异物感,可魏如松却出乎意料地并不抗拒。

    手指缓缓推进,直至整根没入,魏如松只是发出一声闷哼,因为前面被套弄得太舒服了,甚至连囊袋都没有放过,令魏如松飘飘然起来,如果是萧念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做这样的事情……第二根手指也插了进来,紧致的肠壁紧紧地吸附着纤长的手指,阻止它的进入,却还是被强硬地拓开,魏如松蹙了蹙眉,让萧念不要弄了。

    “这怎么行。”

    直到第三根手指没入之后,它们强硬地撑开了紧窄的甬道,那处因为初经人事而显得羞涩异常,使得抽插无法顺畅,后穴被开拓玩弄的感觉太明显了,导致魏如松开始求饶,可他又知道这是梦,只要醒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