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0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不在上面做点什么事情就对不起它的床陷入一阵短暂的沉思,萧念很配合魏如松,和他一起抱臂跟他一起对眼前的这张大床陷入沉思:

    “学长,你觉得哪里不对劲?”

    “当然是——”魏如松抓狂地搓了一把脸,“只有一张床啊?!啊?!怎么肥四?!我还是冰清玉洁小处男!我这辈子还没和人同床共枕过!”

    “……”萧念思索片刻后语气里带着丝疑惑,“真的?”

    “真的!”

    对上萧念熠熠发亮的瞳眸,魏如松的记忆放映机里突然开始播放起和萧念被误关在阳台上的那“一夜春宵”,想想还有点小羞涩呢……什么鬼啊?!作者我警告你别乱写啊!那天我们没有同睡一张床不作数的!

    ——反正很快就作数了。

    这房间并不大,床就占去了三分之二的面积,打地铺是不可能了,而且一晚上平摊下来一人一百,可能萧念不介意,但魏如松是肯定不乐意的,给他十张脸他也不好意思腆着逼脸去让萧念打地铺。不过他们都是互撸过的交情了,同睡一张床没什么吧?两个男生睡一张床肯定不会怀孕(顶多就是屁股痛嘛)。

    经过短暂的思想斗争过后,魏如松释怀了,他一屁股坐进床里:

    “去吧学弟,你先去洗澡。”

    此话刚出魏如松就觉得在这个氛围下让萧念去洗澡怪怪的……那厢萧念很听话地钻进浴室里,一如他们在寝室里那样,这才是内心坦荡荡的表现嘛。魏如松平缓心情后掏出手机开始打游戏,游戏加载时他百无聊赖地环顾一圈室内布局磨得虎躯一震发现浴室居然是透明的!魏如松甚至可以看到赤身裸体的萧念在往身上打泡沫!白花花的泡沫由于重力沿着萧念身上的肌理纹路滑下,顺着两道刀削斧凿般的性感人鱼线一路滑进茂密的草丛里——

    s魏如松!你很危险你知道吗?!你知道你正在一步步向基佬之渊堕落!粉身碎骨万劫不复!与此同时萧念突然转过头看了眼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看的魏如松,两人视线交织,在空气中擦出了——尴尬的火花……

    于是魏如松赶紧做贼心虚地低下头打游戏,却心猿意马,一局还没打完萧念就出来了,他穿着白色浴衣,大大咧咧地敞开肌肉线条流畅如同刻出来一般的胸膛,墨色的发丝湿成一条条地往下垂坠着水滴,在灯光效果下显得他的脸尤为立体深刻,那双眼瞳里仿佛装载着一整片浩瀚幽邃的海洋。萧念边用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擦着湿淋淋的发边向魏如松走来,看来魏如松眼中活似一副霸道总裁蓄势待发准备临幸小娇妻的既视感,于是他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护住自己的胸口:

    “干、干啥?”

    “轮你去洗了,学长。”

    “等我这局打好。”

    “没事,我帮你打,”萧念顺手地捞过魏如松的手机成为伟大的接班人,“快去洗吧,洗完睡觉。”

    “哦哦,那你别输了啊!我晋级赛呢!”

    “知道。”

    这回轮魏如松进浴室了,由于他提前知道浴室门是透明的,寻思着要不要用浴巾遮着,可这样只会显得他心虚,好像被看了就会少块肉似的。不过萧念全程都在打手机游戏,压根没心思理会魏如松,魏如松又犯贱地觉得有些吃味:干嘛,老子好歹也是肌肉型男吧?你不屑看吗?!正眼都不瞧的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是不是魏如松的怨念太深让萧念有所察觉,他抬头正好对上一脸便秘相的魏如松,难得萧念的表情扭曲了一下,显然他也发觉了浴室玻璃门是透明的,两人对望半晌后,魏如松赶紧转过身把白花花的屁股蛋留给萧念,一个无限惹人遐想的销魂倩影。

    洗完澡之后魏如松出来了,也是浴衣披身,按照剧情发展下一秒就是两人衣服一脱滚进床里干柴烈火日个痛快,当然那是小黄片里的剧情,像萧念和魏如松这种堪比解放军和人民百姓之间伟大纯洁的高尚革命情谊怎么容许这种色情淫秽的念头来侮辱和亵渎!

    魏如松今天运动了一天也累了,摊大字倒进床里,不一会便鼾声震天,萧念无奈地替他盖好被子,继续趴在魏如松的身边玩手机。

    隐隐约约的,魏如松在熟睡中感受到床微微的震动和吵闹,登时一个鲤鱼打挺:

    “怎么了学弟?!地震了?!”

    “啊——嗯!爽!啊啊爽死了!嗯啊——”

    “学弟你在看a片?!”

    在魏如松心目中,“萧念看a片”比地震更要来得毁天灭地,萧念摇摇头:

    “隔音效果不好,对面的声音。”

    看来对面正在进行一场如火如荼的趣用品都摇摇欲坠,不仅女人在叫,男人也在嗷嗷地嚎:

    “哦!妈的!真骚!夹紧!哦——”

    “啊啊要被操死了,啊——嗯——哦!”

    “我他妈——”

    魏如松气不打一处来,跳下床要出门去和隔壁这对正在探讨生命大和谐的男女理论,却被萧念给拖了回来。

    萧念飞起一脚踹在墙上,惊天动地,墙灰扑簌簌地下落,震得对面可能是被吓到了,登时没了声。

    “老公干得你爽不爽?”

    ——哈?!魏如松一脸懵逼地看向面无表情的萧念,萧念也在回看他,又往墙上踢了一脚,声情并茂,邪魅中带着性感,性感中带着霸道,霸道中侧面反映出他器大活好:

    “怎么,爽得说不出话来了?”

    在一起生活有三个月了,魏如松平时和萧念打游戏可谓是默契十足,就在短暂的眼神交汇片刻后,魏如松瞬间了然,他很配合地开始蹬着床头,习武之人,力道自然是又快又猛,这架势能把床都给蹬烂了:

    “哦——啊啊——雅蠛蝶!雅蠛蝶!不要呀!嗯啊不要呀……”

    魏如松叫得楚楚可怜,简直是把他这些年阅片无数的毕生绝学在这一刻如同打通了任督二脉一般学会了融会贯通。萧念无奈地叹了口气,用口型示意他:叫得骚一点,刚说完他又是一句低音炮:

    “夹得这么紧还说不要?”

    服!还是萧大佬您见多识广!但我也不是吃素的!魏如松清了清嗓,立刻调成骚浪贱模式:

    “啊!啊!啊鸡巴好大!老公好棒!操死我了!啊啊——顶到了!要去了!哦!”

    萧念难得向魏如松竖起拇指,向他投去赞许的眼神,得到肯定之后魏如松再接再厉,简直能叫出一首男高音:

    “哦——哦!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