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8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的重要性之后,为时已晚,他已经不需要了,也对我们的关心不领情,我们也知道是亡羊补牢,也不求他和我们要关系多好,我们只是希望他能够找个他爱的也爱他的人,毕竟是我身上的一块肉啊,我当然希望他能幸福了……”

    气氛很不对,魏如松赶紧从桌上抽了两张纸巾随时准备情况一有不对就给丈母娘呸,仙女姐姐擦眼泪。徐丽霞看魏如松紧张的样子就觉得有趣,魏如松这么可爱的男生也难怪萧念喜欢。

    “没事的,你不要有心理负担,如果真的不喜欢,我就不说了。”

    “也不是不喜欢,但是,就是,不是那种喜欢,是正常的喜欢,其实也有点那种喜欢啦,就是……”魏如松内心有如十万只草泥马奔腾在格勒壁嘴上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会好好对萧念的?”

    “好的!”徐丽霞终于忍不住扑上来给魏如松一个大大的拥抱,“从此你就是我的儿媳了!走,请你去喝酒!”

    “等等姐姐你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魏如松一脸懵逼,怎么回事?他说了什么话使得他就这样嫁了?!

    “是搞错了,”徐丽霞板起脸,“你以后要叫我妈,知道吗?”

    等魏如松寝室已经三更半夜了,他带着冲天的酒气走位风骚地进了宿舍,没开灯,黑的,看来萧念是睡了。魏如松喝醉了,但内心觉得自己是赚的,不虚此行,他得知好几十个g的萧念黑料,都是徐丽霞给他抖出来的,不知道是萧念拿不动刀了还是魏如松飘了,魏如松边脱衣服边向萧念的床爬去,脑海里是一堆光屁股的迷你版萧念在跳舞。宿舍的床挤下两个女生还勉勉强强,两个男生就太超负荷了,萧念不知道是不是睡死了,既然没反应,任由酒鬼魏如松对他耍酒疯。魏如松先是趴在萧念耳边叫他小名:

    “念念,小念,屁屁念,叫你屁屁念好不好,我知道你最喜欢这个名字,我听说你小时候掉进过马桶里,哈哈哈哈屁屁念。”

    黑灯瞎火的魏如松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萧念耳朵边骚扰他,见萧念没动静,魏如松变本加厉丧心病狂地在萧念耳边唱歌:

    “娘子,啊哈,youwillnevertthehurt,啊千年等一回,等一回啊啊啊——”

    不知道为什么,今晚和徐丽霞聊过之后,魏如松突然就昂首挺胸起来,他觉得自己对萧念还是太礼貌了,他比自己小,其实也渴望被关爱,被关怀,因此他魏如松理所当然要挺身而出给萧念营造爱与和平的环境了啊哈哈哈——

    突然天旋地转,魏如松一阵晕眩后感觉身上一重,原来是萧念把他压上了床,黑暗中他迷迷糊糊地看到萧念漆黑如夜的瞳眸,有种很灼人的热度,令他莫名酒醒了大半,一阵发怵。毕竟你睡觉有人就在你耳边鬼哭狼嚎的换谁都得急,萧念可能真的生气了,他大手一捏就把魏如松的脸捏成章鱼嘴状:

    “魏如松,你找操吗?”

    等等,学弟,你在梦游吗?我给你一次机会重新组织语言哦,我就当刚才没有听到,来删档重来:

    “啊,你说什么?”

    “我说你找操吗?”

    ——好,你看,现在读者都知道我们没一腿也要有一腿了。

    第13章我和我舍友去开房了怎么办

    此时此刻魏如松陷入了一个尴尬无比的局面,酒都醒了大半,借魏如松一百个狗蛋他都不敢说“是”,如果说“不是”又会显得自己很怂,思前想后魏如松决定沉默是金,他可能是酒精中毒了才会爬上萧念的床,溜了溜了……魏如松想要装作一副无事发生的样子离开,却被萧念猛地拽回来,吓得魏如松赶紧捂住屁股:

    “别耍流氓啊我要叫了!”

    “别吵,睡觉。”

    萧念把满身酒气的魏如松圈在怀里,均匀的呼吸喷洒在魏如松的脖颈间,渗进毛孔里融入肌肉血液之中,魏如松在黑暗中阵阵发晕,脑袋里像是装着一个气球,不断膨胀破裂,膨胀破裂,周而复始。

    “学长。”

    “干嘛!”

    魏如松现在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萧念一说话他就立刻神经紧绷。

    “你酒味好大,快点去洗洗。”

    “你嫌弃我?!”魏如松俨然是在扮演一个无理取闹的野蛮女友角色,“你居然嫌弃我,我臭死你!”

    说完魏如松张嘴就往萧念脸上狂哈气,熏得萧念双眼发辣差点没滚出两行清泪来,他没好气地伸手一把将魏如松的脸再次捏成章鱼状:

    “你信不信我亲你?”

    “不信!”

    魏如松酒壮人胆,梗着脖子还没当一秒贞洁烈妇就看到萧念的嘴唇下来了,吓得他屁滚尿流地捂住嘴落荒而逃:

    “我信,我信,念哥我错了,我错了,我这就去洗澡,我这就去。”

    然后魏如松就一溜烟地爬下床跑去浴室里洗香香醒酒了,萧念躺在充满魏如松身上气息的被窝里却久久无法入眠,仿佛魏如松还躺在他的身边,实在是——太熏了!萧念暗暗发誓明天要把床单被套全部都丢洗衣机里绞。

    今年双十一是假期,两只散发着高贵馨香的贵族单身狗,魏如松和萧念无处可去只能窝在宿舍里打游戏。召唤师峡谷里单身狗们自相残杀,醒醒啊同胞们!我们不能再这样沉沦堕落下去了!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为什么我们不能和情侣一起争夺资源?为什么双十一里光棍就只能被无情地嘲笑和接受秀恩爱的万吨狗粮侵袭?凭什么那些餐厅只能情侣打折?!我们兄弟手足情深比天还高比海还深比地还辽阔,岂是能被你们这群四处散发恋爱酸臭气息的情侣就拆散的!

    “学弟,我们走!我们去爬枫树山!”

    “不要为你连坑我五把排位而找借口,”萧念现在和魏如松在一起久了也会被他传染说点冷笑话,“请拿出点你身为男人的责任来。”

    “哎呀游戏而已嘛,娱乐娱乐,”魏如松贱兮兮地凑上来贴上萧念的嫩脸把他蹭到变形,“走,我们去枫树山,住一晚,第二天中午去吃烧窑鸡!”

    说完魏如松就跑去整理背包了,萧念看他上蹿下跳的样子就忍不住想笑:

    “你是一时心血来潮吗?”

    “当然不是。”

    这点魏如松倒是实话实说,他虽然看上去像是想一出是一出,其实魏如松不太好意思说实话,当时他和陈萱萱谈恋爱,早就把他们大学四年的旅行安排全都事无巨细地排列出来,要不是开学闹了那么一出,魏如松甚至能把他们度蜜月的地点都安排妥当。

    “坐动车就两小时,票有学生证可以打五折,枫叶红大概就是十月底,现在去应该可以赶个末班车,强身健体,晚上可以露营烧烤,不过我看你细皮嫩肉的,万一被狼叼走我就愧对你列祖列宗了,现在订房间订不到,不过没关系,有很多那种三无小旅馆是网上找不到的,价钱便宜实惠,就是条件差了点,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

    “我跟着你走就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