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7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境还不错嘛,这是你男朋友?”

    萧念揽过呆若木鸡的魏如松,自然而然地替他擦头发:

    “是我舍友和直系学长。”

    徐丽霞站起来向魏如松伸出手:

    “你好,我是徐丽霞,是萧念的妈妈。”

    “姐姐,姐姐好!”魏如松如梦初醒,他把在t恤上反复擦了好几下才敢小心翼翼地握住徐丽霞的手,像是一块丝绸般肌肤细腻顺滑,完全看不出是个儿子和自己差不多大年近五十的女人,“我叫魏如松,是萧念的舍友。”

    “哈哈哈,”徐丽霞忍不住大笑起来,眼角的细纹还是不小心暴露了她的年龄,“你真是可爱啊,别见外,叫我妈就好。”

    魏如松想问为什么,却又不敢问,也不敢随便乱叫,他怕回去他爹的膝盖要跪烂在搓衣板上,还是得靠萧念出来解围:

    “妈,你别逗他了。”

    “什么啊?”徐丽霞惊讶的挑眉表情都和萧念如出一辙,“你们不是在谈恋爱吗?”

    “啊?”

    这谣言还没过气呢?居然还传到家长耳朵里了!

    “啊什么啊?”徐丽霞眼神变得意味深长,她打量了一下穿着萧念t恤头上罩块毛巾的魏如松,又看了眼只穿条裤子上身赤裸的萧念,“哎呀我知道的,年轻人嘛,没事的,妈从来都是很开明的人,你要好好对人家,别欺负人家,知道吗?否则你回家我就削你。”

    难得今天萧念的表情能和万花筒一样花样繁多,他皱起眉刚想说什么,却被魏如松抢了先:

    “没有的姐姐,学弟他没有欺负我,学弟对我很好的,很会关心人,我和他相处得很好。”

    “哇!真的假的!”徐丽霞露出一个惊讶的表情,俏皮可爱得如同十八岁的美少女,“你知道吗,萧念在家里可是作天作地的小霸王哦!”

    “不是吧?!”魏如松懵逼地看了眼萧念,“萧念是小霸王脾气吗?!”

    “妈,”萧念面子实在挂不住了,“你没事快点走吧,我等下还有课。”

    “那如松有课吗?”徐丽霞亲切地牵起魏如松的手,“没课的话妈请你吃饭,我跟你说念念小时候的事情,你别被他现在的外表给蒙骗了,他其实坏着呢!”

    “没有,不过……”魏如松察觉到萧念似乎不太乐意的样子,“学弟好像不是很愿意……”

    “别管他,”徐丽霞搂住魏如松,高跟鞋踩得哒哒作响,“走,婆婆带儿媳去玩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等等等妈妈妈妈——”魏如松被徐丽霞勒得脸红脖子粗,情急之下真的叫了人家妈,“我还没穿裤子!等等等我还要清白呢!”

    “你没看人家不乐意去吗?”萧念拽住魏如松的胳膊和徐丽霞抢人,“学长人好,不好意思拒绝你。”

    “是吗?”徐丽霞很民主地问,“如松,你愿不愿意跟我去呀?”

    “……”

    魏如松战战兢兢地穿好裤子,视线在萧念和徐丽霞的脸上来回逡巡。萧念的脸上写着“你敢去我们就友尽”的威胁恫吓,而徐丽霞则是“来呀快活呀”的和蔼笑容。魏如松的确有些盛情难却,再加上徐丽霞是长辈,当然是长辈优先了。选择完毕后魏如松两眼一闭:

    “姐姐,我跟你去吧。”

    “欧耶死!”徐丽霞拍拍萧念的肩,以一种姜还是老的辣的口吻语重心长地安抚她的儿子,“没事的儿子,我要好好和我的儿媳增进感情,你就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吧!”

    说完按下萧念的脑袋在他的脸颊上响亮地啵了一口,留下一个鲜红性感的唇印,挟持着装扮屌丝的魏如松风一样地出门去了。

    徐丽霞拦了辆的士,直奔市中心的威尼斯自助西餐厅,这里吃一顿抵过魏如松一个星期的生活费,刚进餐厅徐丽霞就被人认出来了,于是她先让魏如松去吃,她与粉丝签名与合照。

    其实魏如松平时饭量是很大的,特别是来吃自助餐,每次都跟饿鬼投胎似的能吃到服务员对他翻白眼,可是在徐丽霞面前他也不敢胡吃海喝,显得自己很没品,好在他大病初愈,也确实没什么胃口,所以当徐丽霞来到座位上就看到魏如松盘子里只有几块白切鸡和一勺生菜沙拉,优雅端庄宛如贵妇的坐姿和吃相,看得徐丽霞没忍住当场就笑出来:

    “不是吧如松,你别跟我客气啊,我又不是恶婆婆,你不要这么拘谨,多吃点嘛,我喜欢儿媳妇胖点好,嘻嘻。”

    “我不是我没有,姐姐我真的和萧念没关系,”魏如松嘴里塞着白切鸡差点没哭出来,“对不起姐姐,我刚退烧,还是萧念带我去打针,所以没什么胃口。”

    徐丽霞一听,不由得内疚地揉揉魏如松的脑袋:

    “哎呀怎么不早说,都怪我都怪我,对不起,我们去吃点清淡的吧。”

    说完又要拉着魏如松直奔下一家,你们有钱人都这么潇洒的吗?!屁股都没坐热就跑了?!魏如松赶紧抽回手:

    “没事的没事的,姐姐我饿了,吃这家就挺好。”

    徐丽霞被一口一个姐姐笑得心花怒放:

    “哎呀真的别叫我姐姐了,担不起担不起。”

    “哪有,你看上去才二十几岁,我第一眼看还以为你是萧念的姐姐。”

    “哎哟喂你这孩子太会说话了,哦呵呵,”徐丽霞笑逐颜开,恨不得把魏如松抱在怀里亲,“不然你给我做儿媳妇吧?你如果不嫌弃我家萧念的话。”

    怎么兜兜转转的非要给萧念当老婆!为什么不是你家萧念给我当老婆?!等等,是不是哪里不对?

    “其实呀,我看得出来念念是很喜欢你的。”

    “啊?”

    厉害了,这你也看出来了?其实不瞒你说,我也看出来了……魏如松当然不敢说,否则显得他有点婊,像是钓着萧念有恃无恐,而且魏如松的确现在有些蹬鼻子上脸,对萧念呼来唤去的,还打算教他洗内裤,要让徐丽霞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觉得自己是在虐待她的宝贝儿子。

    “我看念念跟你一起洗澡,还给你擦头发,我还从没见过他对谁那样,”徐丽霞眼里闪烁着俏皮和狡黠,果然在这个世界上能让女人年轻十岁的东西就是八卦,“你不知道,念念在家就是小霸王,谁都要听他的,对我和他爸都爱理不理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冷战,今天要不是你在,可能他都不会跟我说话。”

    “啊?真的啊?”天哪,魏如松不由得叹息扼腕,他似乎看到一颗未来冉冉升起的奥斯卡影帝突然陨落,萧念不去读表演系真是屈才!中国未来娱乐圈的主宰就这样埋没了,“可是我觉得学弟人真的不错的,很听话,待人也真诚。”

    都他妈互撸了,没有什么比这更真诚更铁更扎心的关系了,再下去可能只有操屁眼了,魏如松不敢想。

    “唉,想想也是我们的错,”徐丽霞去倒了杯果汁咬着吸管边喝边说,她会把吸管咬扁,而萧念也会,无论多硬的吸管萧念都会咬得很扁,看来这都是遗传,“念念小时候我们忙着赚钱都忽略了对他的关心,等我们意识到亲子教育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