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6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征兆。最开始魏如松是落荒而逃避之不及的,慢慢地他不这么抗拒了,因为他意识到自己抗拒的是“我和萧念是一对”这件事,而不是萧念这个人。要说萧念也不是完美无缺,内裤都不会洗,又面瘫,生活残障,这点手脚勤快忙前忙后的魏如松倒是跟他天造地设的一对,不过以萧念的有钱程度他也用不着自己亲自下场,唉,万恶的资本主义啊——等等,我本来要说什么来着?哦对,怎么喜欢上萧念的?说实话一时半会魏如松还真说不上来。

    洗得差不多了,魏如松要冲掉满头的泡沫,却不慎流进眼睛里,这草本香居然还丧心病狂地附带清凉效果,流进眼睛瞬间的那种酸爽,西湖的水,魏如松的泪,他赶紧站起身摸瞎地要去开淋浴喷头,结果脚下一打滑,整个被针扎得千疮百孔的屁股墩又结结实实地坐回到马桶盖上,疼得他想回娘胎重造的心都有了!魏如松如同坐在一块烧热的铁板猛地又蹦起来,脚下又是一个打滑,这下比坐回马桶盖还惨,魏如松腿长,直接整个人长腿一伸以飞天小女警踹坏蛋的姿势向前刺溜出去,哐当一声他的后脑勺砸在了马桶边缘,疼得他两眼一黑差点休克,接着是屁股蛋亲吻不防滑地砖,堪比泰坦尼克号里rose和jack的世纪之吻缠绵悱恻痛彻心扉,魏如松又是两眼一黑,下意识就扯开嗓子猛嚎起来:

    “啊啊啊学弟!学弟!萧念!救命!救命啊!出人命了!朕的龙臀!救驾啊——”

    “来了!”

    萧念听魏如松喊得跟要生孩子似的,赶紧三两步奔到浴室里,门一开就看到一副裸男出浴的香艳画面,魏如松两腿岔开,小兄弟歪到了一边,脑袋正搭在马桶盖上,整个人摆得像临盆似的,着实把萧念吓了一跳:

    “没事吧学长?能起来吗?”

    “先,先洗洗我的狗眼……”魏如松浑身颤抖,“难道这是我用了你洗发水因此老天给我的惩罚吗?我难道配不上这瓶尊贵洗发水吗!”

    萧念哭笑不得,调小水压细心地替魏如松洗脸,然后又把他抱起来直接提溜到马桶盖上,帮他洗头发。魏如松浑身上下就没一处是不疼的,他下意识地靠在萧念身上,任由他把自己搓圆揉扁。其实萧念的动作很温柔,简直能把魏如松按成一滩水。

    “学长,你怎么这么笨。”

    “你居然说我笨?”魏如松有气无力地搭在萧念的腰上,“谁给你的狗胆!”

    “如果没有我你要怎么办?”

    “你好意思说?我以前一个人住也没见得我死在宿舍里等尸体臭了才被发现啊。”

    所以一切倒退回原点,都是因为萧念和魏如松当舍友!魏如松终于找到了万恶之源。之前魏如松自己一个人住了一年不也是平安无事的?除去那次在浴室滑到,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只是这次有萧念来拯救,其实也不赖……等等!这是产生了依赖吗?!魏如松醒醒啊!你不可以继续沉沦下去了!这只是个美丽的意外!

    “能不能行啊学长,”萧念弯下腰,往魏如松棉花糖般的白屁股上一拧,“起得来吗?”

    “你——”

    魏如松简直不敢相信,他怀疑要么是自己脑袋进水要么是萧念的脑袋进水,也可能是两个人都进水,萧念这是在调戏自己吗?!萧念唇角嘱着的笑意弧度不大,却还是被魏如松敏锐地捕捉去了。于是魏如松不甘示弱地把手移到萧念的屁股肉上如法炮制地一拧,萧念似笑非笑居高临下地望着他,坐在马桶上仰视萧念魏如松才意识到原来萧念这么高。旋即萧念就开始当着魏如松的面开始脱衣服,那腹肌,胸肌,锁骨,喉结——魏如松赶紧低下头找自己的眼珠子,可惜短茬茬的头发根本遮不住将他心思暴露无遗的通红耳尖,萧念忍不住喷出一声轻笑来:

    “害羞了?”

    “才没有!是浴室里太热了!”

    话音未落萧念的手指便抚上魏如松的耳尖,在他的耳廓边沿轻轻摩挲,惹得魏如松起了一声鸡皮疙瘩,不是觉得恶心,而是气氛暧昧得让他无法承受:

    “你干嘛、脱,脱,脱衣服……”

    “因为浴室热啊。”

    萧念说着把裤子也脱下来了,魏如松刚好就对着萧念的裤裆,被淋浴喷头喷湿的内裤里可以很明显地勾勒出那玩意的形状,魏如松立刻回忆起昨晚这柄大宝剑的雄伟英姿,莫名地就羞涩了起来……然后萧念用了一个特别做作特别色情特别故意的方法脱内裤,他是用食指勾住内裤边转了一圈,生怕魏如松看不到他内裤边的那圈“calvlke”,当然魏如松清楚萧念的目的不是炫耀内裤,那是要干嘛魏如松就细思恐极了,然后内裤拉下一角,线条如刻的性感人鱼线一直延伸到那处隐隐约约的阴影中,无限春光引人遐想。不行了,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魏如松伸手帮萧念把内裤又提了上去,就像你穿低腰裤非要帮你提到胸口勒到蛋的老母:

    “干什么干什么,炫耀什么?”

    “没啊,”萧念满脸无辜,“我洗个澡。”

    “那我出去。”

    魏如松踉跄地起身赤条条地往浴室门口走,今天魏如松可能是属狐狸的,脚滑得不行,没走几步又要跌,那厢萧念已经脱得精光了,看魏如松那老母鸡式走路就心惊肉跳,赶紧从后面搀了他一把,魏如松以为萧念使了力,就放心地向后倒,这让萧念猝不及防,他也步了魏如松的后尘往马桶盖上坐,还顺带拉上魏如松一起——

    现在的情况是,萧念坐在马桶盖上,魏如松坐在萧念的那啥上。魏如松整个人都僵了,他根本不敢回头看萧念,脚尖点不到地,只能往前扑腾几下未果,又悲哀地滑回了那玩意上,萧念只好把魏如松从身上抱起来,魏如松赶紧屁滚尿流地甩着鸟出门,没几秒钟后发出一声有如惨叫鸡的惨叫,马上吓得掉头跑回于是抱着萧念瑟瑟发抖:

    “啊啊啊啊学弟外面有个女人!仙女!女神!我操我是不是出幻觉了我是不是回光返照了?!”

    “别怕,”萧念抹了把脸上的水,“我们出去看看。”

    “我、我没衣服……”

    “……”

    于是萧念把自己的t恤给了魏如松,以他们的身高差刚好萧念的t恤能遮到魏如松的重点部位,而萧念自己穿裤子,往魏如松的脑袋上搭了一条毛巾,两人一前一后出水芙蓉般地出了浴室。

    在萧念的位置上坐着一个女人,看容貌大概三十出头,魏如松盯着她的脸越看越毛骨悚然——咋和萧念长得这么像?简直就是变性后的萧念!难道是萧念的姐姐?

    “你怎么来了,”萧念颇为诧异地挑挑眉,“妈。”

    妈?!妈?!妈?!这位仙女姐姐是萧念他妈?!

    第12章我被我舍友他妈钦定为了儿媳妇怎么办

    “因为我来a市玩嘛,”徐丽霞嫣然一笑,“然后想到你读的大学好像也在a市,就顺道来看看了,看样子你这宿舍环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