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5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抗拒的原因,迫不得已只能采取非常手段,他把魏如松的脑袋放平在自己的大腿上,猛地一拉将魏如松的裤子拽下来露出一瓣雪白浑圆大白馒头状的左屁股瓣,动作娴熟一气呵成。

    给魏如松扎针的是一个实习小护士,医生哪知道魏如松怕疼,因为他是个大老爷们皮糙肉厚的,就当是给小年轻练练手。魏如松抖,小护士也抖,萧念看他们的蜜汁抖动也忍不住想抖,但还是忍住了:

    “没事的学长,就一下,很快的。”

    小护士拔开针管,她不停地用余光瞥萧念,萧念向她露出一个鼓励的笑容,小护士登时心头小鹿乱撞,手一松,针管直接扎进魏如松的屁股里。

    “啊——”

    魏如松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小护士也叫了起来:

    “啊啊啊对不起!”

    说完赶紧手忙脚乱地将针筒拔起来,涂上酒精,魏如松连屁股瓣都是烫的,那酒精的温度犹如死神的通告,他绝望地垂下头,蓦地又发出一串抑扬顿挫的哀嚎:

    “哦——啊!嗯!嘶……”

    “先、先生放松点,”就算萧念再倾国倾城小护士也被魏如松吓得不淡定了,“针、针头会断——好吧,已经弯了。”

    魏如松的铁屁股居然把针头给崩弯了,萧念叹了口气,替他拉起裤子,魏如松以为自己死里逃生不由得涕泪横流,蓦地感觉右边屁股蛋一凉,就听到萧念和小护士的对话:

    “这次别出错了哦,不然他没地方给你扎了。”

    我靠萧念啊萧念你是人吗?!牺牲老子的屁股蛋给你撩妹?!啊啊嗷嗷嗷嗷啊啊啊噢噢噢噢我杀了你全家啊啊啊啊——

    总之一阵鸡飞狗跳兵荒马乱,总算魏如松是打完针了,他整个人都虚了,走不动道,还得萧念背。

    于是萧念背着魏如松一路回学校,简直就是一幕感人肺腑的“痴傻老人腿脚不便年轻儿子背起父亲一片天”。路过奶茶店时原本奄奄一息的魏如松突然回光返照:

    “我要冰打量着他和萧念,“你不上课在这里干嘛?谈恋爱?”

    好,魏如松恨不得扇自己俩巴掌,他刚才还在嘚瑟逃课没被抓呢,这不,抓个正着,还扣上“谈恋爱”的莫须有罪名。

    “我不是,我发烧了——”

    魏如松连连摆手,因为运动幅度过大,萧念有点背不住他,赶紧往他的屁股瓣上托了一下,不偏不倚正好按在针孔处,那小护士扎针手法奇差无比,让魏如松疼到现在,萧念这一托更是雪上加霜,魏如松当街哀嚎起来:

    “妈的个逼啊老子的腚!”

    因为他们是在学校周围,来来往往很多都是学生,大家不约而同地齐刷刷地把目光转向魏如松,魏如松羞得躲到萧念的背后不敢露头,心里默念要丢人也是萧念丢人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结果偏偏周斌说了一嘴:

    “魏如松你干什么呀?至于这么一惊一乍的吗?”

    好了,这下大家都知道魏如松的玉臀出问题了。

    第11章被舍友他妈看到我们一起洗澡了怎么办

    还别说,被周斌这么一吓唬魏如松直接整个人都吓精神了,出了一身汗登时神清气爽神智清醒,萧念这个背他的苦力都没他能流汗,魏如松就跟个融化的冰块似的唰得渗了一层汗出来。赶紧从萧念的背上跳下来,落地的动作牵扯到臀肌,疼得魏如松龇牙咧嘴,他捂着两颗屁股蛋一瘸一拐地走到周斌面前苦着脸解释:

    “周导,我真的发烧了,你不信可以看看我的腚儿,我被扎了三针啊!三针!屁股都给扎漏了!”

    “……”周斌当然不可能真的扒魏如松的裤子看,他们有“打野战”的前科,加上魏如松这明显是先斩后奏,真要去看病,为什么不来光明正大地请个假?刚才看他在萧念背上不还挺闹腾的吗?“你怎么不请假?发个短信也行啊,你这样让我觉得你是在不尊重我。”

    “对不起周导,我早上真的烧糊涂了……”

    魏如松不住地向周斌点头道歉,他现在还有些头重脚轻,点头幅度过大差点没向前栽倒,萧念立刻从后面拽住他。

    “周导你好,我是如松学长的直系学弟和舍友,我作证,学长他真的发烧得很严重,”萧念不动声色地把魏如松护在身后,“他烧了一个早上所以我带他去看病,”萧念把药和病历从外套里掏出来,“这是证明,学长逃课是不对,但是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还是应该让他尽快去休息吧。”

    这看在周斌的眼里这明显就是赤裸裸的护妻模式,他又想到自己这个三十好几的大老爷们了还得在一个雄性荷尔蒙超标的专业里沉沦腐烂浑身散发着单身狗的清香,竟然比不上一对小年轻可恶啊长得丑的人连谈恋爱的资格都没有吗!

    “去去去,这回就算了。”

    话说回来萧念长得是不是有点好看过头了?这么近距离一看才发现他的相貌确实很出众,去当明星肯定火出银河系的那种。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加上萧念乖巧又礼貌,周斌索性就放了他们一马。

    于是魏如松赶紧一瘸一拐地回寝室,萧念鞍前马后端茶送水照顾得无微不至,简直要让魏如松老泪纵横:儿子长大了懂事了啊!能不能帮爸爸洗个衣服啊?

    “可以啊,”萧念欣然应允,“我早就好奇为什么你不跟我一起用洗衣机了,”这小子洗衣服不会洗,丢衣服进洗衣机里倒是轻车熟路,刷刷刷三两下就把魏如松剥个精光剩条裤衩,“以后跟我的一起洗呗。”

    说完萧念很自然地要继续帮魏如松脱内裤,魏如松赶紧按住他的玉手:

    “这个就不用了,我去浴室里洗个澡。”

    “没事啊,”萧念说得很轻巧,“一条内裤而已。”

    “哎呀别了,”魏如松把跟进浴室里的萧念推出去,“一条内裤而已,我可以的。”

    等萧念一走,魏如松整个人都虚脱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神经质,可他总觉得萧念对自己是不是……好过头了?这个养尊处优的小少爷为自己忙上忙下是真的,而自己似乎在不知不觉地变gay道路上似乎也如同脱肛野马一路狂奔不回头。这可怎么办啊!魏如松按了点洗发露往头上抹,总觉得味道不对,好像用错成萧念的了?洗发露是草本香味的,魏如松瞬间就记起了昨晚他窝在萧念的颈窝里,刚才他伏在萧念的肩头上,也是这股若有似无的草本香萦绕在鼻腔。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魏如松光溜溜地坐在马桶上边洗头发边理清来龙去脉,对萧念的喜欢就像歌词“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来势汹汹又毫无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