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4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外套递给萧念,“你小心点,别感冒了啊切——”

    这一声喷嚏简直惊天动地,涕沫横飞,魏如松只觉得眼珠子都要从鼻孔里飞出去了,身体被瞬间掏空:

    “完蛋,老子中招了。”

    在天台上耗光他这一生的运气,平时教务处主任这种体格的领导走两步都吭哧喘得跟拱糟糠的猪似的,今天破天荒来巡逻抓逃课,好死不死萧念被他抓个正着。

    “上课?”教务处主任的眼睛就像是一颗夏威夷果上开了条缝,若有所思地打量着两手空空的萧念,“你上课不带书?”

    “上机课,不用带书。”

    话说回来萧念这节课的确是信息技术编码,可他并没有打算去上课,比起上课当然还是魏如松的狗命要紧啊!可萧念没请假,他懒得请假。

    “哦,那你快去吧,”教务处主任笑眯眯地拍拍萧念的肩膀,突然露出一个和蔼的笑容,“对了你能不能,帮我向你妈妈要个签名啊?我是她的粉丝……”说到这个话题,教务处主任的脸居然泛起可疑的红晕,“我最喜欢她在《第一教师》里演的语文老师徐丽菲!我来当老师都是受她影响!她真是太棒了啊!”

    “嗯……”

    “萧同学你真是太好了!不打搅你了你快去上课吧!”

    萧念只得在教导处主任深情的目送里硬着头皮去上课。

    那厢魏如松的心情大起大落到现在已经看破红尘遁入空门了。

    最开始魏如松还美滋滋地思念萧念,同时把毛巾卷在手里嘶声高唱:

    “想你的夜,多希望你能在我身边……”

    结果一万年过去了,北京猿人都进化成吴彦祖了,萧念还是没回来,魏如松包着被子身体发烫双眼发黑:

    “学弟啊,学弟……你快回来,我的爱已承受不来……”

    两万年过去了,魏如松只觉得自己等得天昏地暗海枯石烂,他设想过萧念至少十种可能的死法:下楼时滚下楼梯摔死,走坡时滚下防护坡摔死,经过绿化带时被倒下的树砸死,被车撞死被门夹死……总之萧念迟迟不回来。

    魏如松仿佛是被关进太上老君炼丹炉里的孙悟空,可惜他是肉做的,他感觉身体已经烧得能闻到自己的肉香了。魏如松身强体壮,一年生不到一次病,这种人一生病,就是病来如山倒。魏如松在寝室里把能唱的歌都唱了一圈,唱尽他的悲欢离合辛酸苦辣,最后终于忍无可忍地破口大骂:

    “萧念你这个背信弃义的王八蛋!老子就算是化作厉鬼也要在你床边唱歌!萧念萧念萧念啊啊啊!”

    魏如松嗓子干得冒烟,可是全身乏力,下床都无比困难,只能挂在床边哼哼唧唧哑着嗓子骂萧念,皇天不负有心人,还真把萧念给骂回来了。

    “你还有力气在我床边唱歌?”萧念蹬了鞋进宿舍里就看到两条腿吊在床外一动不动的魏如松,赶紧跑过去一探究竟,“学长你没事吧?!”

    “死鬼你还知道回来……”魏如松抬起烧成卤猪头色的脸,幽怨地散着热气,“快点给老子倒水啊,老子就算是属骆驼的那俩驼峰都给渴瘪了!”

    于是萧念赶紧手脚麻利地去给魏如松倒水,等魏如松喝完水后又把粥递给他吃,魏如松头伸在栏杆外,颤巍巍地举着塑料勺,吃一口漏一口还不忘吧啦吧啦地数落难得在寝室里上下忙活的萧念:

    “你去哪里了?我以为你掉沟里了,萧念同志,你知不知道你背负的可不仅仅是你一个人的命,组织委予你的重任可得牢记在心啊!”

    “我半路被教务处主任抓了,只能去上课。”

    “……”魏如松不由得同情起萧念来了,他当初逃了一年逃课都没被抓包,甚至还和辅导员擦肩而过死里逃生,“那学弟你真是生得伟大死得光荣,”

    “温度计量一下体温,”萧念由衷地佩服魏如松都烧成干了还这么有精力逼逼,“你喝完粥吃一下退烧药,睡一觉看看能不能好。”

    结果温度计一测,四十度,萧念再怎么没生活常识也知道这个数字有多可怕,当机立断把跟炭块似的魏如松从床上挖起来:

    “不行,跟我去医院。”

    “不去不去不去——”魏如松死死扒着床沿的栏杆,“你要是逼我我就一头撞死在栏杆上!”

    “乖,”萧念宽大的手掌抚上魏如松的脸颊,由于温差巨大,魏如松只觉得他的手掌冰凉清爽,恨不得一脸闷死在萧念的掌心里,却被萧念薅住头发揉了揉,“听话。”

    魏如松迷瞪瞪的,恍惚间看到一个天使在他床边温柔低语,在美色的诱惑下魏如松鬼迷心窍地屈服了。

    一路上萧念就跟搀老奶奶过马路似的搀扶着萧念去了医院,可实际上萧念从来没有去过医院,说出来也不怕被打,他家有钱,都是私人医生实时上门就诊。

    好在萧念人聪明,平时也就是好吃懒做不愿意做,他捣鼓了一下拿了号去排队,因为是中午也没什么人,很快就轮到他们了。

    医生也是简单粗暴,测了一下体温,哇,四十度耶,那还治什么啊,趁热腾拉去火葬场吧,什么?不想死?那就打针,不打针?你这情况是肯定要打针的,

    那就活活骚死呗,你这大男人咋叽叽歪歪的?

    别看魏如松武功高强,其实他怕疼怕得要死,从小到大最怕打针,宁愿吞一瓶药药物中毒也不愿打针。萧念综合上次他们滚下护坡的情况大概也能猜得出来魏如松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