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苍白,看来她等在这里有一段时间了。

    以前他们在一起时都是魏如松有滔滔不绝的话题逗陈萱萱开心,分手后却只剩下无尽的沉默。魏如松好歹也是有绅士风度的,就由他先开口:

    “吃了吗?”

    “减肥。”

    “别减了,你已经够瘦了。”

    “你总是这么说。”

    “嗯,”魏如松试探地问道,“你来找我林凯杰不知道吗?”

    “我和他分手了。”

    “咦?”

    “是我提出来的。”

    “呼——”

    魏如松不由得松了口气,要是是林凯杰提出分手那他可就千古罪人了,虽然他也挺冤的。

    “我觉得他不是真的喜欢我。”

    对啊,因为他喜欢的是我啊!

    “虽然分手了,我还是会想起你,”陈萱萱不知道是因为情绪还是冷,声音带着几丝颤抖,“我当初不该冤枉你,其实那时候我对你也的确有点厌倦了,觉得你很烦,我不喜欢男生这么黏人,就想借那个机会甩掉你,对不起。”

    魏如松这才意识到自己是真的释怀了,换做以前他得知这个残酷真相肯定会大发雷霆,可现在魏如松只是礼貌地笑笑:

    “没事,都过去了,女人永远都是对的。”

    “如果,”陈萱萱抬起头,眼中隐隐有泪光,“如果我说我们再重新开始,你愿意吗?”

    第8章我和我舍友被锁在天台了怎么办

    一阵寒风掠过,钻进魏如松宽敞的大裤衩里透心凉心飞扬,风吹鸡巴蛋打颤,一对铃儿响叮当,陈萱萱的眼泪被风吹得四散零碎,像是断线的珠子在空中飘零。

    夜风吹,美人落泪,场景凄凉唯美,这时候就该来点韩剧里煽情的音乐帮助男主角情绪的酝酿,下一秒魏如松就霸道又温柔地将陈萱萱拥入怀中,心脏剧烈跳动,两人体温彼此交融,此刻心有柔情万种——才怪。

    魏如松的脑子转得快,就是嘴皮子不够利索,否则就不会惹出那么多逼事儿了。他站在陈萱萱面前不自在地抓抓挠挠,寻思着该如何开口。这时候魏如松倒是有点烟瘾犯了,也是和陈萱萱谈恋爱之后才戒了,毕竟瘾也不大。魏如松是典型教科书式那种为了喜欢的人可以委曲求全改变自己一切伟大付出派,当初和陈萱萱谈恋爱谈得魏如松每个游戏几乎都被封号十十年,没什么,就是挂机太多。

    -对不起对不起我女朋友痛经我去送红糖水

    -对不起对不起我女朋友课本没带我送去给她

    -对不起对不起我女朋友这是时候要吃哈根达斯我得出门买了

    这他妈的,挂机就算了,挂机还不忘秀恩爱更是游戏态度恶劣,讲不讲人道主义了?举报!举报!影响老子游戏体验充钱买皮肤的心情!

    扯远了,反正魏如松自认为自己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对陈萱萱他绝对问心无愧。本来由于他们系的关系就几乎是个和尚庙,僧多粥少,他又不是像萧念那种帅裂苍穹走到路上都得提心吊胆怕被拉进草丛里强奸的绝世美男,就算魏如松自身条件优渥,陈萱萱一朵鲜花在一片绿叶中自然会招蜂引蝶,现在魏如松这只菜粉蝶飞了,玫瑰才懂得了这只菜粉蝶的好让它回来,自然是没门。

    “不了吧,”到最后魏如松还是憋不出漂亮的场面话,他没谈过恋爱,辛辛苦苦追到没几个月又莫名其妙地分手了,然后又复合,小说都不敢这么写,魏如松灵机一动想了个蹩脚的借口,“我现在又开始抽烟了。”

    “我能接受。”

    “我——”魏如松蓦地想起萧念那番话,便一字不漏地照搬过来,这段话魔怔了似的有一段时间在他脑海里不停地循环播放,堪比小学课本后的“熟读并背诵全文”而迄今无法忘记的“锄禾日当午”,“我睡觉会坐起来说梦话吓人一跳,洗澡会大声唱很难听的歌,打游戏时输了就甩锅给学弟,吃盒饭的时候总是抢学弟鸡腿吃……”

    “魏如松!”魏如松越说陈萱萱脸越黑,最后她一声河东狮吼吓得魏如松立刻噤声,陈萱萱的眼泪正噼噼啪啪地往眼眶外滚,“你不要就不要,叽叽歪歪了这么多做什么!害得老娘的眼霜都花了!”

    “……”魏如松只好直奔主题,“对不起,你适合更好的。”

    “你一口一个学弟叫得倒是亲热,”陈萱萱冷静下来后不由得谑笑,“你说你们没什么我还真不信了。”

    “我真的和萧念没什么……”

    不知为什么魏如松现在说出这句话不再是中气十足理直气壮了,甚至害怕露出马脚还心虚地避开了陈萱萱的目光,女人的第六感永远比天气预报要准得多,魏如松的反应看在陈萱萱的眼中显然是欲盖弥彰。

    “你闭嘴!”

    “好。”

    魏如松一如既往地乖巧听话,却又惹得陈萱萱鼻子一阵发酸,她转身下楼:

    “算了,那就这样吧。”

    魏如松目送陈萱萱的倩影翩然落寞地离去,还是决定开口给她最后的关心:

    “回去多穿点,多喝热水,记得补眼霜,时间不早了早点睡。”

    “你真是个王八蛋!”

    楼梯间里传来陈萱萱的叫骂声。魏如松装作不以为意地笑了笑,却发现他的强颜欢笑没有观众捧场。魏如松慢慢地蹲下来,在一堆被风吹得上下翻飞的被单里抱住了脑袋,他现在心烦意乱,脑子里像是塞着一团乱糟糟的毛线团,的确需要尼古丁来镇定。

    宿舍里装有火灾警报器所以不能抽烟,天台因为时常有衣物晾晒因此明令禁止抽烟,不过各大高校最大的烟民窝点其实还是天台。魏如松蹲了一会站起身来决定下楼,万一被锁在天台就完蛋了,然而他打开门时却碰巧和萧念撞个正着。

    “学弟?”

    “学长。”

    萧念把一件军绿色的外套递给魏如松,这款式一看就是萧念的style,肯定是魏如松叫不出名字的奢侈品牌,魏如松浑身上下的行头加起来都没人家一条袖子值钱。萧念的衣服都很挑人,谁穿都奇怪,只有萧念才能穿出那种超凡脱俗不食人间烟火的男模范儿,比如魏如松现在穿起这件军绿大衣就活像是宿舍楼下的看门大爷,袖子长了一个手掌还多,瞬间显得原本有一米八的魏如松娇小可人。

    “我看你这么久都没下来,就来给你送外套了。”

    “啊没事,我要下去了,我想去买烟。”

    “口袋里有。”

    “诶?”魏如松蓦地一愣,伸进口袋里一摸还真让他摸出了一盒烟,定睛一看竟然是黄鹤楼,吓得他差点没把烟盒丢了,“我艹你别不是偷你爸的烟吧?!”

    “怎么可能,”萧念也有点惊讶,“这么便宜他怎么可能抽。”

    便宜?你再说一遍?我怀疑你的字典是盗版!不过魏如松还是没和萧念闹,说实话他还蛮感动的,萧念这个出门忘带伞上课忘带书不会洗内裤的马虎鬼居然能惦记着自己,这令魏如松倍感欣慰。

    天台有一个小破杂货间,门锁已经松动了,一般大家都把烟头扔在那边。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