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桌上狠狠一砸面目狰狞地瞪向那些开他玩笑的同学:

    “操你妈真的这么在意你们自己去含啊!”

    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魏如松生气了,偏偏大嘴猴好死不死地跳出来火上浇油:

    “哪敢跟你抢啊?”

    于是魏如松和大嘴猴结结实实地打了一架,魏如松比大嘴猴壮实,因此占了上风,发泄过后魏如松整个人神清气爽,走起路来精神抖擞昂首挺胸,逢人打招呼还能扬起一个如沐春风的微笑,殊不知私底下的传闻又变了一种说法:魏如松吃了萧念的鸡巴不愿承认,恼羞成怒殴打同学。

    这些流言蜚语漫天飞久了,就跟台风天的广告单一样“啪”地一声拍到魏如松的辅导员周斌的脸上,周斌虽然是辅导员,但年龄倒也没这群学生几岁,因此还是很开明的。听到这个传闻他使劲地回忆了一下魏如松的脸,嗯,好像长得挺帅,再回忆一下他的性格,好像有女朋友了吧?于是周斌得出结论:魏如松可能是和谁交恶了,被人谣言中伤,这事儿吧,说实话周斌也管不着,他不知道是谁开始传的,传得还煞有其事,而且万一,魏如松和萧念真的有一腿,他岂不是多管闲事?不想了不想了,打游戏。

    这事儿没了尾,热度过去后萧念依然是a大新晋男神,搁哪都能看到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生向萧念“滋滋滋”炸油条似的疯狂放电,然而萧念整个一绝缘体,面不红心不跳正眼都不瞧的,搞得魏如松急得抓耳挠腮:

    “学弟,你倒是给点表示啊?!”

    “什么表示?”

    “你好歹也打个招呼吧?每天昂首挺胸走路跟鸡似的,你知道人家怎么说你吗?人家说你面对美色岿然不动,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唐僧,还一种就是gay。”

    “他们弯人看人基,”萧念不以为意地说,“你别去理会就好。”

    “我这是关心你!”

    魏如松觉得萧念也是心大,可能有个明星老妈和富豪老爸让萧念年纪轻轻就看过大风大浪了——可魏如松没有啊!他一个冰清玉洁的纯情小处男,活到二十岁,别说亲小嘴了,拉个小手都觉得自己手里握着颗红毛丹坐立不安的,虽然不是什么顶天立地的金刚肌肉an男,可他真的很直,和电线杆一样直,打雷天站在空地上能被雷劈的那种直。

    a地的季节转换总会伴随着突如其来的大雨,萧念有点马虎,总是出门忘记带伞,每次都是魏如松跟老妈子似的千叮咛万嘱咐,但每周星期五早上魏如松是没课的,因此都是满课的萧念放学帮他打饭,而就只有这天魏如松可以心安理得地睡懒觉,却不知道这一睡睡出事来了。

    到了中午魏如松被饿醒了,窗外瓢泼大雨,淋在玻璃窗上根本看不清外面的风景,他一看时间,都快一点了,萧念这兔崽子别不是被泥石流埋了。

    a大建在半山腰上,招生简介上还用原生态校园做噱头,但由于开山造校园导致水土流失,每次下雨都满地泥泞土石横流,据说早些年还死过人,做了护坡植了一堆矮木才顶用。魏如松赶紧给萧念打电话:

    “喂?学弟,你没事吧?!”

    “你终于醒了,我被困在食堂了。”

    “嘎?你没带伞?”

    “忘记了。”

    “我每天都跟你说你还不长记性,你这孩子怎么这样,”魏如松嘴上抱怨,但已经开始麻溜地穿衣服下床了,“你在哪个食堂,我去给你送伞。”

    “不用吧,你不怕被人看到?”

    “看到啥?”魏如松几乎都忘记这茬了,哭笑不得地说,“我靠,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惦记着这事,我们直者自直,你在哪个食堂?”

    “我在超好吃。”

    “别去超好吃,这些食堂里最难吃的就是超好吃。”

    “嗯。”

    邪门的是魏如松刚出门没多久,雨突然就小了,这点雨不打伞都不碍事。

    “要不要这么玩我……”

    魏如松想想既然都出门了,索性把伞给了萧念之后自己去食堂吃饭算了,结果走到半路遇到了萧念,两人面面相觑:

    “学长。”

    “学弟。”

    “我看雨小了,就自己回来了。”

    “嗯嗯没事,那我先去吃饭了。”

    说完魏如松把伞递给萧念往前踏了一步,不慎一脚踩进水坑里。

    “我操!”

    魏如松抬起脚,雨天路滑,单脚站立不稳,身子一歪猛地滚下了护坡,萧念万年不变的脸上终于有了惊讶的表情:

    “学长!”

    萧念也跟着滑下护坡。

    周斌眼瞅着这雨终于小了,这个点食堂也没人挤,就出门吃饭,经过护坡时看到坡下的矮木草丛里传来窸窸窣窣叶片抖动的声音,似乎还有人在说话。这下雨天的,谁在那里?周斌疑惑地探头一看,就看到草丛里露出一双腿。

    “啊……啊!好痛……痛死了!”

    “轻、轻点啊啊!要坏了!”

    “真有这么痛吗。”

    “操!不信你来试试嗯啊——痛!”

    “没事的,你别紧张。”

    “啊啊——”

    这他妈明显是两个男人的声音,而且其中一个声音还很耳熟?周斌总觉得自己在哪里听过。

    “魏如松,你要不要这么夸张?”

    “唔……别动我的腰额啊——”

    周斌震惊无比:什么?!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居然恬不知耻地在外打野战?!周斌刚想厉声呵止,却又想象不出那个画面到底哪一方更尴尬,盘算着私底下找魏如松谈话,只得摇着头走了。

    那厢魏如松疼得嗷嗷直叫:

    “哎哟喂呀老子的玉jio啊……”

    “真的只是擦伤面积大了点而已,”萧念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我抱你回去。”

    周一魏如松是黑着脸回寝室的,萧念难得不打游戏,因此一眼就发现了魏如松的低气压:

    “怎么了?”

    “他妈的傻逼辅导员找我谈话,说我雨天打野战有伤风化?我打你吗逼的野战啊!我撩开伤口给他看他还不信!说我一个大男人怎么会因为这点小伤就叫成那样,说我强词夺理,他妈老子细皮嫩肉不行吗?!谁还不是小公举了咋地?!”

    这下魏如松和萧念有一腿的传闻算是坐实了,被辅导员亲眼目击,这下劲爆了:

    魏如松和萧念光天化日在护坡的绿化带里打野战被辅导员抓包!

    第3章我被我隔壁宿舍误以为我和我舍友在干炮怎么办

    有果必有因,如果魏如松的腿受伤非要归罪于谁的话,萧念肯定是背锅的不二人选。

    如果不是萧念没有带伞,那他就不会被困在超好吃食堂,如果萧念不会被困在超好吃食堂,那魏如松就不会走那条有护坡的路,如果他不走那条有护坡的路,就没有滚下护坡的可能,那之后既不会摔伤腿,也不会被辅导员误以为自己和男人在打野炮,总之千错万错都是萧念的错。

    萧念也自觉内疚,毕竟每天都是魏如松鞍前马后地提醒他要记得带伞、早餐要吃、文具盒要带……萧念觉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