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我?什么?我也不允许你看不起半藏!”

    “做个好汉子,热血热肠热,比太阳更光——”

    “我日这时候哪个sb给老子打电话的?周导?喂,喂,诶,诶,是,我靠别朝我这里跑啊!啊没有没有,啊舍友?没有啊,哪个龟孙在打老子?!哦哦,好的周导再见!”

    “啊啊啊老子拿个五杀给你们看!为半藏洗刷耻辱!”

    嗯,是了,魏如松就记得那天他靠着一腔热血和对半藏的喜爱,天梯分数终于上了3000,至于周导在电话里说了什么,魏如松竟然一点都记不起来了。

    好,自作自受,魏如松叹了口气:

    “你把鞋子给我摆好,这次错绝对在于你,但是我比你大,所以我不跟你计较,以后给我听话点,知道吗?”

    萧念乖巧地点点头。

    魏如松从小到大对于八卦都是嗤之以鼻的,但即便如此,萧念的知名度还是超乎了他的想象,第一萧念长得很帅,是那种军训照片被偷拍传到网上之后破万转的帅;第二萧念他的确有资本,他父亲是世界知名的企业家,国人之光,母亲是上个世纪火遍大街小巷的国民女神,到现在给父母辈的大叔们做个采访,大多数人的梦中情人依然是萧念他的天仙母亲,萧念完全遗传了他妈的长相,又是一个男版天仙;第三萧念是学霸,据说他的成绩是本专业第一,却被安排到最后一班的最后一号,真是造化弄人啊哈哈哈……

    当然魏如松也不差,他阳光开朗,被人说神似吴彦祖,也有人说像金城武,但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和萧念站在一起,天地都黯然失色。

    如今校园内铺天盖地传得沸沸扬扬的劲爆新闻——有个学长开学第一天就给萧念含鸡巴。当然这事听上去挺扯淡的,尤其是女生,压根不信,还成立了萧念后援会,给萧念洗白,当事人也没有表态,这事就不了了之了。

    尤其是军训之后,萧念不在操场上晃悠了,这件事也没了后续。

    而魏如松已经无法挽回陈萱萱了,无论他如何解释陈萱萱都不信,眼见为实,她亲眼看到魏如松跪在萧念的腿前呕……说了就生理性恶心。魏如松连牵手都害羞的初恋就这样莫名其妙地黄了。

    这天魏如松上课实在无聊,索性掏出手机搓农药。别的不说,魏如松打游戏倒是挺厉害,就是玩起来两耳不闻窗外事简直六亲不认,否则也不会不知道自己多了个舍友了。

    “如松啊,”班里的大嘴猴刘兴航贱兮兮地靠了过来,他的外号来源是因为他大嘴巴,一天到晚就他有嘴似的嘚嘚嘚,黑的说成白的白的说成黑的,又弄得人尽皆知,长相像只猴子,因此得此绰号大嘴猴,“你和萧念怎么回事?”

    “啊?”

    魏如松随口应着,手指戳着屏幕飞快。

    “你真给萧念口过?”

    “智障吗!那个安琪拉就一丝血了虞姬回什么头啊?a她啊!是是是,你说什么都对,别打扰我玩游戏。”

    魏如松进入了免打扰模式,大嘴猴笑得更贱了:

    “那是什么味儿啊?”

    “什么什么味?啊啊啊我要死了——”魏如松咬牙切齿地说,“咸的!”

    于是这个流言堪比流感病毒爆炸,而且更为详细,甚至两个当事人的名字都出现了:

    魏如松开学第一天就给萧念含鸡巴说是咸的。

    这回饶是萧念是泰山都要崩了,等魏如松魂不守舍地回来,难得萧念主动开口跟他说话:

    “学长,我不是gay。”

    “我他妈就是吗?!我也不是gay啊!”

    “那你为什么说我鸡巴是咸的?”萧念一脸冷静,但语气带着些许愠怒,“你吃过?”

    第2章我被我辅导员误以为我和我舍友打野战怎么办

    “不是,”魏如松后悔得胃痛,“我当初在打游戏我根本不知道我自己说了什么,”魏如松恨不得撕烂大嘴猴的嘴,但的确他自己也有错,“现在完蛋了,而且为什么我是含鸡巴的那个!”

    这个谣言传就传吧,关键是显得他魏如松一点尊严都没有,凭什么是魏如松给萧念含鸡巴?那厢萧念的眼神终于变得凌厉起来:

    “怎么,难道要我给你含?”

    “不是,”为什么两个直男要在这里谈谁含谁的鸡巴这种子虚乌有的事情?魏如松拍拍脸,“打起精神,学弟,你难道不想证明我们两个只是纯洁无瑕的室友情吗?”

    “想,”萧念毫不留情地说,“前提是你别和人家说我鸡巴是咸的。”

    “啊啊啊——”魏如松崩溃地一头砸在墙上,“我崩溃,我去重启一下。”

    说完就去浴室里洗澡了,等洗完澡出来一看,萧念又没事人一样地在那边打游戏,厚,毕竟你是鸡巴被人含的那个你当然不急了,老子身败名裂了都!魏如松气不打一处来,把椅子拖到萧念身边坐下,语重心长地说:

    “学弟,学长想跟你聊聊天,你有空吗?”

    “嗯。”

    “就是我觉得啊,这次错在于我,但你也得有所表示吧?”

    “嗯。”

    “就,做点什么呗?心动不如行动,我们身体力行做点事情证明自己的清白?”

    “嗯。”

    “你有认真听吗?”

    “有,”萧念嘴上应和着,手指在键盘上噼里啪啦按得飞快,看样子战况证明自己的清白。”

    “好好好,厉害厉害厉害,”魏如松赶紧给萧念顺顺背怕他背过气儿去,“我是没可能了,学弟你条件好,你去谈一个女朋友,谣言不就不攻自破了吗?”

    “不要。”

    萧念斩钉截铁地一口回绝,魏如松不乐意了,他可是花了整整洗一个澡的时间脑子进水才想出来的绝世妙计被这小子不知道过没过脑子就否定了:

    “为什么不要?”

    “我又没有喜欢的女生,不能玩弄别人感情。”

    我靠你真是太他妈有正义感了,魏如松感慨,他甘拜下风自叹不如,他心甘情愿当那个“给萧念含鸡巴的学长”了。

    这局游戏萧念终于打完了,魏如松立刻扑上来满怀期待地问:

    “你有没有什么妙计?”

    萧念看着魏如松狗狗一样的湿漉漉大黑眼巴巴地望着自己,叹了口气:

    “没有,不然我们平时先避开见面吧。”

    其实因为两个人一个大一一个大二,上课时间几乎都是错开的,即使有一起上课的时候,也是魏如松做贼似的探出个头刺探敌情,发现宿舍走廊上没人注意到325之后才背着书包屁滚尿流地夺路狂奔,留下萧念一个人优哉游哉地穿鞋锁门。

    就这么持续了一个多星期,大家看萧念和魏如松平时都没一起走,也不敢去调侃萧念,只能拿魏如松开刀,魏如松被逼得忍无可忍,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