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谣言止于恋爱》作者:萧辰

    文案:

    魏如松在开学第一天不小心摔在了萧念的j8前,被女友看到后误以为他给男人kj之后引发的一系列“血案”

    魏如松:我不是给我不是给我不是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萧念:我也不是

    魏如松:看来我们得进行一系列的计划来证明我们的清白了

    萧念:嗯

    于是——

    辅导员:我看到你和那个学弟在草丛里那啥了,咳咳,年轻人,注意点,影响不好

    魏如松:不是我是和他不慎滚落——

    隔壁宿舍:魏如松你叫床声能不能小点?我们整晚都睡不着

    魏如松:不是啊那是萧念帮我按摩啊啊啊——

    体育老师:你们在器材室里面干了什么你们心里清楚,把垫子给我洗干净了!!!

    魏如松:不是啊啊啊啊那是我喝牛奶洒了啊啊啊!!!

    最后:

    萧念:学长

    魏如松:嗯……

    萧念:既然他们都认为我们是给,不然我们干脆凑合着得了

    魏如松:……正有此意

    1v1,年下,双向宠溺,完全无虐,放心食用

    第1章我被我女朋友误以为给我舍友口交了怎么办

    魏如松拖着掉了个轮的行李箱在宿舍走廊上无精打采地走着,大型史诗级巨作,灾难大片——开学,正在全国各大高校间陆续火热上映中,作为此次灾难片中的一个群演,魏如松心中的悲痛沉重都是真情流露。

    上楼的时候不小心磕到行李箱,居然磕掉了一个轮子,质量差得令人发指,魏如松有预感这是今日倒霉的预告。不过!等下魏如松的班花女友陈萱萱要来宿舍找自己一起去吃饭,魏如松看了眼手表,估摸着时间也差不多了,索性一鼓作气扛起行李箱冲向宿舍。

    说来魏如松也不知该说幸运还是不幸,他因为是本专业的最后一个班的最后一号,分配到他单独住一个四人间,三楼的最后一间宿舍325。那种君临天下唯我独尊的感觉在魏如松一次浴室洗澡高唱《男儿当自强》情到深处慨然起舞时不甚踩到肥皂滑到在浴室里躺了一晚上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放下行李箱,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插进钥匙孔里猛地一转,嗯?门怎么没锁?魏如松虽然看上去大大咧咧,但出乎意料地心思细腻,这种日常生活中的小细节他反而时刻注意。

    总之门开了,一进门就看到门口横七竖八地散着一地的鞋子,魏如松飞快地瞟了一眼,他是不是看到好几双aj限量版?!这个宿舍还有一个令人发指的构造就是,浴室就在宿舍门进门的左侧,里面传来哗啦啦的流水声——什么?居然有刁民想要和朕平分江山?!魏如松迈步向前,却不慎踢飞了那些看上去就价格不菲的男鞋直直地向前倒去,与此同时浴室的门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裸男,遛鸟的那种裸,身材好得没话说,宛如男版维纳斯降临。

    “咚”地一声,魏如松响亮跪地,不偏不倚地脑袋落在了裸男的大雕前,没夸张,是真大,无论是色泽尺寸还是形状都堪称佳品,丝毫不逊色于那些欧美动作片里的肌肉猛男标配,如同湿漉的茂密丛林间蛰伏着一只沉睡的野兽,魏如松只觉得那玩意散发出的热气正在直直地扑在自己的脸上和眼睛里——实在是、有点……辣眼睛……

    “如松,松松!你收拾好了没呀?”

    门外响起陈萱萱的声音,魏如松登时汗毛倒竖:怎么能让他的宝贝萱萱看到其他野男人的鸟?!他必须舍生取义,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拥有崇高无私舍己为人精神的魏如松在电光火石间就做好了心理斗争,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必死决心伸手罩住大鸟——我草草草草一手遮不住我草草草我的手要烂了啊啊啊啊!

    “松松——咦门开着啊?”

    情急之下魏如松双手齐下总算罩住了那玩意,正当他要松一口气时,一声穿透天际的尖叫把魏如松的耳膜、甚至灵魂都刺了个对穿。

    “啊——死gay!”

    哈?gay?我怎么gay了?我gay在哪里?!魏如松手脚并用地麻溜地从地上爬起,一个箭步跨过鞋堆跑出宿舍去追陈萱萱:

    “萱萱你听我解释啊萱萱我不是我爱的人是你——”

    “闭嘴!”如果说相貌甜美的陈萱萱有硬件条件上的缺点,那就是嗓门大,堪比江南皮革厂员工人数一台的大音箱,“别用你那张含过男人鸡巴的嘴说爱我!”

    说完气急败坏地一掌往魏如松的俊脸上扇去,结结实实的一巴掌,通红的五指印清晰可见。

    众所周知学校宿舍楼的隔音效果奇差无比,这间宿舍崩个响一点的屁隔壁的隔壁宿舍都能听见,更何况陈萱萱在走廊上嚎的这一嗓子,每间宿舍楼不约而同地齐刷刷地打开门探出脑袋,魏如松活了20年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冰冻全场焦点”。

    “看什么看?没看过吵架啊?!”

    生无可恋地回到宿舍,罪魁祸首已经穿好衣服坐在电脑前若无其事地打游戏了。那张面无表情的脸跟灯箱里的男模画报有一拼,一副不在三界内跳出五行中人淡如菊的模样。

    ——但是长得再帅有什么用?脱光了我也不会坐上去自己动!老子可是纯天然无杂质24k金笔直笔直的直男!魏如松脸都黑了:

    “我话先说在前头啊,我不是gay,我不是gay!我不是gay!”

    “我也不是。”

    “那你为什么出浴室不穿裤子?”魏如松回想起刚才的情境就头皮发麻,悲从中来,“你知不知道我为了保护我女朋友的清白名声都毁了?”

    “我听门外有动静,就出来看看,”帅哥终于打完这盘游戏,把视线移到魏如松的脸上,“你的脸怎么了?被狒狒打了?”

    “我女朋友打的,”魏如松有气无力地说,“现在可能要变成前女友了。对了你谁啊?怎么来我宿舍住?”

    “我是大一年电子信息工程(3)班的萧念,说是因为我是我们班的最后一号,所以让我和学长住,你就是那个学长吧?”萧念可能是个面瘫,从始至终都是一个表情,好在长得好,也不会显得没诚意,“学长好。”

    “啊?好好好,你好,我叫魏如松,和你专业一样,不过是大二年的。”

    魏如松嘴上应和着,心里却在飞快地按着倒退键,他怎么不知道要多一个舍友?学校有没有人性了?讲不讲人道主义了?能不能给学生一些知情权?于是魏如松掏出手机发了条短信给辅导员:

    -周导,我是电子信息工程(3)班的魏如松,我想请问一下您,为什么我多了个舍友?

    -我不是给你打电话说过了吗?

    ——你在梦里给我打的电话吗?!魏如松差点没摔手机,等等,等等,好像,确实有这事?

    现在情境倒退回暑假的某一天:

    “天使姐姐奶我一口啊啊啊——我在这里!什么?玩半藏的不奶?你凭什么看不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